我有一个妈妈:我恨过她。

下午放学,我从“监狱”中飞奔出来,要去补习班。据我所知:爸爸今天上班,不来接我。据我不知:妈妈今天来不来接我。如果不来接我,我就坐公交车去补习班。

我眺马路对面(父母都从马路对面接我),并无发现“目标”,我扫兴了。又继续飞奔去公交车站,所以要过一条马路。来不及多想,左方缓缓来了一辆车,我加紧几步,“躲”了过去,到达了马路中间,正准备“逃之夭夭”地奔到马路对面时,“半路杀出个程咬金”地又冒出了一辆车,我来了个“狗见骨头忙刹车”,吓得魂飞魄散,还好魂又飞了回来,哎呀,不对,是“不好”,公交车过去了,我马不停蹄地追,刚到车站,公交车“扭啊扭”地晃着屁股慢悠悠地走了,我最终“两条腿赶不上四个轱辘”而“败”,只能等下一班车。

我顿时握起了拳头,用手砸向车亭。鼻子一酸,不禁抽泣起来,因为,这不仅仅是第一次。不知不觉地想起了以前:爸爸“专车”接送,不过他也要上班,不能来接我。而妈妈也会来接我。那是多么的快乐、幸福啊!看看现在:虽然爸爸要上班,但下班了还是爸爸“专车”接送。可是在爸爸上班的日子里,妈妈5%会来接我。妈妈在家里不是做家务、忙的不过来,而是在家欢乐地看管QQ里的群、为群唱歌、听QQ里的群里的人唱歌。而我简直是痛不欲生。

泪花里迷迷糊糊地看见公交车缓缓来驶来,我招了招手,公交车在我面前停了下来,我擦了擦眼泪,上了公交车,痛苦传达到很远很远……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