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许很多人认为,母爱只是平日里,那几句唠叨的话语;寒冷时,那件厚厚的绵袄,但我却更认为,母爱是为你而受伤的伤口.

那是两年前的事情了,也就是我八岁的时候.当天,我和楼下的小伙伴疯玩了一个下午,汗水弄湿了整件T恤衫.”吱嘎”,门开了,我刚踏进家第一步,妈妈就发现了我的衣幅湿透了,连忙叫我洗一个热水澡.我起初是不愿意,因为洗澡对于我来说是一个”超级麻烦事”,我可最讨厌这个”清洁项目”了,现在打死我,我也不会洗澡的.后来经过老妈的一番努力劝导,我终于”想通”了,于是便乖乖地去洗澡.可是,天公偏偏不作美,当天晚上,我就发烧了.痛苦把我从美美的梦境中拖了回来.刚一睁开眼睛,我就感到眼睛一阵酸胀,头发晕.”一定是发烧了.”我心想.”妈妈”话未落音,一个念头又把我刚要说的话咽了回来:”要是妈妈知到了,一定会说我的.还是别叫了.”我闭上眼,尽量让自己入睡.突然,我有一种想呕的感觉,”不告不行了.””妈,我发烧啦!”我用超大声叫着.”怎么了?”妈妈闻声赶来.顺便带了体温计来.结果出来了,我的体温是三十九度五,发高烧了.得去医院.妈妈看了一下表,:呀,现在已经是十二点了,外面又没有的搭,而且,医院又离家很远,要去只能走路啦!妈妈稍稍忧郁了一下,但又很快”恢复”了过来,她二话没说,便背起我向医院走去.路上,不知是不是老天爷故意捉弄我们母女俩儿,竟然下起了雨.这时,妈妈被一颗小石子儿绊倒了,我也跟着被绊倒了.一阵疼痛随之而来.我借着路灯的光亮,看了看自己的伤口,哇,还流着血.我痛得差点哭了出来,可当我看了妈妈的伤口后,却觉得自己的伤口不算什么.她的腿上被划了一个大口子,鲜血直流,比我的伤口严重多了.我说:”妈妈,算了,我自己来走吧!”我伸手去扶妈妈,可她却一手推开我的手,说:”没什么,只是点皮外伤而已.”可我却明明看见她的伤口流着血,这一回,不爱哭的我,眼泪竟然调皮地钻了出来……到了医院,我一睁开眼睛,就看见了妈妈头躺在我的身体旁,睡着了.这时,我看见了那一对我见过的世界上最美的黑眼圈,它是那样的美,美得那样纯,那样有爱意.同时,我也看见了默默呆在一旁的那个为我而受伤的那个伤口,我的眼泪又不知不觉中钻了出来……”心子,你怎么了?别哭,别吓妈妈,啊!”这时,我哭得更厉害了……

这件事虽然已经过去了这么多年了,但那一幕幕却化成字样,记在了我最心爱的日记本里.不,是化成了一场雨,流进了我的心里,永远滋润着我的心田……

母爱,像春天里的花朵,那样美;像夏日里的一被清水,为你解渴;像秋日里丰收了,老农那爽快地笑声,那样纯;像冬日里那温暖的太阳,照亮我心中寒冷的部分.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