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落下了帷幕,意大利举起了大力神杯,世界上只有他在欢笑,我们都在“世界悲”。

阿根廷悲哀的,巴西是悲哀的,英格兰是悲哀的,葡萄牙是悲哀的……所有的球队都是悲哀的,除了意大利。当然,也有笑的:非洲黑马加纳,年轻的乌克兰。笑的只有黑马。

泪水洒在了绿荫草地上。有费戈、齐达内、舍甫亲科永别的泪水,C?罗、鲁尼、里克尔梅壮志未酬的泪水,也有许许多多替补队员遗憾的泪水。

世界杯在我看来是悲壮的,因为离去,因为告别,因为泪水。

我钟爱阿根廷,当蓝白相间的队服出现在足球场上时,我常常会精神抖擞,球性大增。喜爱他们的飘逸与豪放,自然与洒脱,他们那灵活多变的脚法,舒展自如的动作以及潇洒帅气的球星都令我心驰神往,醉生梦死。当阿根廷在点球大战中负于东道主德国时,我哭了,哭得很伤心。后来,我一遍又一遍地看重播,每看一遍,就哭一次。真的,我是那么的舍不得那一抹飘逸的蓝。我恨阿根廷的教练,是他在最后时刻的换人葬送了阿根廷,使原本可以在90分钟搞定的比赛拖到了残酷的点球大战,而被换下的克里尔梅、克雷斯波以及未上场的梅西这几名点球好手不能为队效力。阿根廷,葬送在了佩雷拉的手里。

或许,足球就是这样,在告别中迎来胜利,在眼泪中露出笑容,悲壮与喜悦并存。

黄健翔同志也许是笑得最开心的球迷,他的“格罗索立功了”“意大利万岁”“伟大的意大利左后卫”在后来的比赛中成为了现实。但是,更多的球迷大概是含着心痛与泪水坚持看完决赛的,包括我。

泪水,欢笑,告别,胜利。

足球之魂。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