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强

这个狗年,酸甜苦辣这四味让我尝遍了千回。

今年,我身后多了一条“小尾巴”,那自然是我送不走的小表弟。也真是怪事,有妈妈不跟,偏偏跟着 我?那天,我好不容易买了点鞭炮,要放一放过过瘾,可他争着抢着要拿点,我说危险危险,他愣是不罢休。看我不同意,竟使出了“杀手锏”,抓我这里,挠我那里……手上不停歇,嘴里也不停地叫他的“大嘴妈妈”。为了息事宁人,也为了讨好表弟,只好给了他。我是敢怒不敢言啊,心里洋溢着一股酸酸的感觉。

问:“我们过年少不了什么?”答:“压岁钱!”对啊,今年挣的压岁钱可不少,让我喜上眉梢。要问我秘诀是什么?我告诉你,你事先在嘴上摸一层“蜜”就好了。嘴巴甜点,腿脚勤点(多磕几个头呗),为了挣压岁钱,即使嗓子说破,把头磕破,也心甘情愿啊,要不哪来的压岁钱呀?哈哈,数着钱的时候,心里的感觉――甜甜的。

今年苦啊,我都快成专业保姆了。一条“小尾巴”就让我吃不消了。要是再来亲戚朋友,再带个小孩的话……谁看啊?没别人,我!妈妈把这重任交给我,还说是什么锻炼?唉,我烦死了。只要小孩一来我就挪不动步了。我一走动,身后便如蚂蚁咬上来,如大军攻上来,如潮水涌上来……被逼无奈,我把他们“送”给妈妈,可妈妈却说我们碍事,那我还想出去玩鞭炮呀。唉哟!被小孩缠着的感觉:苦苦的。

大年初一,我就去完成老师特殊的作业,“偷”东西,对,“偷”春联去了。我拿着纸和笔,出门就走,只要看见春联,就收入我囊中。当然,我那东瞅细看的举动招来了祸患:差点被人当小偷、当乞丐……虽说咱长得一表人才,一付正人君子、忠厚老实的模样,但被人从上到下地“扫描”,也不由觉得脸上火辣辣的……

过年的这一番酸甜苦辣,时至今日,还觉滋味无穷。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