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天空变成幽蓝的眼睛,城市就成为一座孤独的岛屿,忧伤如海浪轻轻拍打夜的梦境。

一个季节就在蓦然回首时降临了。

那些白色花朵如同翩飞的蝶,一朵,一朵,在我的发辫和肩头怒放,就如年轻的恋情在春天争相吐艳;它们飞翔的姿势里有音乐传出,就如年轻的身体是一朵会唱歌的花。

那满天白色的称为“雪”的花啊,仿佛受伤的羽毛纷纷扬扬,零乱得这样惊心动魄,是谁在同命运搏斗?

我伸手抚摩这些怀着疼痛的羽毛,而化在掌心的,是一颗清的泪和一声轻的叹息。

宽容的土地将拥她们入怀,无论腐或盛、泣或笑,都在土壤里孕育成种子,在春天里萌芽。

挫折与磨难,有时是生命财富的沃土和雨水。

我们拼搏过了,忍耐过了,才能面对寒冷,在漫天大雪的天气里,感动地说:“啊,那是生命的花朵……”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