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进河,每个人都会不自觉地皱起眉。的确,那黑得仿佛是墨水的河是不讨人喜欢。

我却不嫌弃她,因为我认为这条已百岁的河的背后藏着许多我们这一代难以见到的美丽风景,难以也感受不到的欢乐。于是,我蹲下身来,闭上双眼,不久耳边传来了呢喃声:

犹记得那一年的春天。阳光哗啦啦地落下来,铺在我身上,抖动着春的气息。鱼,尽情地在我的怀里玩耍,他们的笑声,如一点墨滴在水中渲染般的漾开。身旁的土地上铺着不知名的花儿,微风轻拂,她们含笑摇曳。我也情不自禁地大笑起来,笑声响彻云霄。

我身边的花朵随着季节的交替,慢慢长大。如果说春天的她们是一群青涩的少女,那么此时,她们无疑是妩媚多姿的女人。夜晚,流浪至此的音乐家开起了露天演唱会。月来相照;花为伴舞;我和身边的朋友,比如杨柳、大桥啊充当观众。演唱会开始了!一首首无法言喻的美妙歌曲流淌而出。所有人都醉了。

秋天的夕阳是很美丽的。我抬起头,看向落日的方向,迷人绚烂的霞光倾洒在天空的尽处,将原来白花花,渲染成酥黄宜人的色调。假如能一直看下去,该多好啊!我天真地想。

秋走了,我迎来了冬。

早晨,我揉揉惺忪的睡眼,起床了。“街上的人还是很少啊。”我感叹。每年都是这样的,因为天冷,没有什么人愿意冒着寒冷出门。街上安静得只有风的呼啸声和匆忙赶路的脚步声。不过也好,清静。如果嫌一个人太无聊,我就看看头顶的天空。天空的颜色清而浅,,只消一眼,所有的忧愁烦闷顷刻烟消云散。真好啊!我感叹。

呢喃声消失了,沉浸其中的我被拉了回来。站起身,我认真地注视着河,不可否认,它老了,即将死去了……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