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  

童九,快点!你看这只手镯漂亮吗?”灵儿兴奋地拿着手镯左看看右瞧瞧,然后握着童九白晳、纤细的手臂,将翡翠手镯套在她的手腕上。  

“这位姑娘真有眼光,这可是块上好的翡翠制成的,我看你们好像也很看好它,就三十两银子卖给你们吧!”小贩一脸的高兴。  

“好吧,我买下了。”灵儿很快付钱给小贩。  

小姐,这,这怎么行?怎么能让您买东西给奴婢?奴婢可担当不起呀!”童九紧张地看着灵儿。  

“没关系,我们亲如姐妹,你就是我小妹,姐姐给妹妹买东西总可以吧。”灵儿傻傻地一笑。  

“那童九谢过小姐了。”当童九转身时,灵儿不见了踪迹。  

“小姐,小姐你在哪儿?”童九急切地寻找着小姐。  

“请问这位姑娘,您需要在下帮忙吗?”一个一习青衣,手中握着纸扇,俊美的眼眸注视着童九的男子走到童九面前,身边还跟着一名随行的男子。  

童九见有人愿意帮忙,就失声哭了出来。“我和我家小姐一起出来逛街,可没想到我把小姐给弄丢了!”  

“会不会被绑架了?走,淽风,跟我去追!”  

四  

男子与随从一直从城内追到城外的一处。  

凤凰花瓣漫天飞舞,灵儿被绑在凤凰树下,嘴被堵住发不出一丝声音,她拼命摇着头,身子也在动,希望能将绳子蹭开。  

一名穿着夜行服的人从树上跳下来,手中握着一柄长剑,刹那间,长剑冲出一股刺骨的寒气。  

男子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拔出随从的剑,与黑衣人拼杀起来,凤凰花瓣在他身后不断飘落,飞舞,旋转。  

拆了不下几百招,仍没分出胜负。黑衣人终于收手了。“我与你无怨无仇,为何要挡我的路?”  

“那是因为你抓走了这位小姐。”男子看了看正在苦命挣扎的灵儿。  

“好吧,这次我可以放过她。”黑衣人一个箭步消失在树林中。  

“好了,没事了,他跑了,不用怕。”男子安慰着惊惶的灵儿。“走吧,我带你去找与你一同的那位姑娘。”他扶起坐在地上的灵儿。  

“小姐,你终于平安无事了!我可担心死了!”捅九擦了擦眼角的泪水。  

“童九,我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灵儿带着哭腔。  

“既然你们主仆二人平安无事,那在下就告辞了。”  

“等等,公子,我们还不知道公子尊姓大名,日后如何报答您?”  

“谈不上什么报答,本人朔煞风。”男子领着随从离去。  

灵儿的目光始终追随着他离去的方向,脸上流露出一中说不出的表情。  

“小姐,小姐?你怎么了?走吧,回家。”童九追随灵儿的眼神望去。  

“噢,啊!走吧。”灵儿边走,边回头看看那条路。  

(未完待续)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