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天,我看着蓝天上的白云,一点点淌向远方,分离、扩散、流动,最后全部消逝在了天空。我又看看教室里的同学,一张张音容笑貌,想到它们最终也会一点点散开、破碎、模糊,最后全部消失在记忆里。

心里不免有些哀愁,更多的是不舍和留恋。

没有一个凶狠的组长在早晨,在你睡眼惺忪之时,大呼小叫说:“嗨嗨嗨!交作业啊!你不会没写吧……好吧,给你抄一本,快点抄!”

没有一个好脾气的班长拿着语文书,站在讲台上,有气无力地喊:“请大家把语文书拿出来……”

没有一个同桌会在你偷偷吃零食时帮你看着老师,以免被发现;也不会在你骄傲时泼冷水、难过时安慰你;更不会在你饿得趴在桌子上一动不动时,给你出去买一包五毛钱的零食……

也没有一个老师会在你做错事时严厉地批评你、做好事时当着全班的面夸奖你,将你夸得眉飞色舞。

没有一个凶巴巴的戴眼镜的校长会在大家吵闹时进来大声教训,然后又因为我们为学校增添荣誉而骄傲……

——都没有了。不过,虽然我们终将成为过去式,但是我们有记忆,有感情,有信念,所以我和我亲爱的母校、亲爱的老师同学,是不会分开的。

不过,纵使上了中学,小学老师的恩情也久久难忘,小学同学的友谊亦地久天长。

老教学楼上有一大丛爬山虎,总是郁郁葱葱地缠绕在教学楼上,一直缠到五楼的窗棂。记得写过无数篇描述他的作文了——“校园的爬山虎”“我的‘伙伴’爬山虎”等等,写他的四季,写他的生命轮回,一直写到两年前他因教学楼要拆迁,轰然落地时那一声沉重的响声。爬山虎给我的童年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因为每到夏天,绿色的枝叶就会蔓延着,悄悄伸进我们的窗户,替我们遮住了刺眼的太阳,留下一片碎散的绿阴。现在要离开了,总是想到他的模样:总是想到秋天的运动会,我们摘爬山虎紫色的小果实玩耍;总是想到冬天的一场大雪,摘下一片枯叶,将上面的雪恶作剧性地抖在伙伴脸上。爬山虎虽然再也没有了,可是,他在我们的记忆里经久不衰,永远扎根,蔓延着,蔓延着,蔓延出一片绿色……

谁说毕业了就一定要煽情落泪呢?谁说毕业了就一定要捶胸顿足哭哭啼啼呢?谁说毕业了就一定要如生死离别一般锥心呢?母校的一幕幕往事,一张张笑颜,同样可以像爬山虎那样,在心底里扎根,蔓延着,蔓延着,留下一片笑容、呼喊和汗水织成的绿阴。

不久就要毕业了,让我们大声喊:毕业了,珍重,再见!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