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武汉水生生物研究所,最后一只白鳍豚——淇淇,虚弱地喘着气,它已经奄奄一息。

它就是我啊,我是我的家族中最后一个成员了,我不愿离去,因为,一旦我消失,我的种族在这个世界就不复存在了!

几十年前,我的妈妈因为一场意外而离开了我,我顺着长江水,来到了洞庭湖,但我又被渔民们捕获还受了重伤,最后,一群人把我接到了水生生物研究所,那儿,就成了我家。四个月来,我的伤好了,虽然每天有许多人喂我东西,和我嬉戏,可我还是孤独极了,我一直盼望着有个伴儿来陪伴我,哪怕一个也好!

终于,在几年后,一头名叫“珍珍”的白鳍豚来到了我的身边,我每天都和它一起玩儿,一起争抢东西……珍珍和我一起生活了两年多,和它在一起的每一天,我都过得很快乐并不知不觉地对它产生了爱慕之情。

眼看我和珍珍的婚礼要到了,但珍珍却得了肺炎,曾经,有一个人为珍珍做过检查,但他却神色凝重地摇了摇头,那是什么意思?难道是……我不敢去想那个可怕的后果,不,珍珍不会离开我的!我痛苦地闭上了眼睛。

珍珍最后还是走了,我悲痛万分地看到它的尸体被人抬走,我不停地在珍珍生前生活的地方游来游去,嘴里发出“呜呜”的声音,我想大哭一场,但我不是人类,我并没有眼泪!我想起在珍珍生病的那段时间,我竭尽全力想让它心情好起来,可它一直很忧郁,我眼睁睁地看着珍珍眼里的光一点点地黯淡了下去,我心如刀绞!

想到这儿,我觉得心更痛了……

自从珍珍死后,再也没有一只同类来陪伴我了,我每天只能孤地独生活,思念我的妈妈和珍珍。我不明白为什么人们要让我这么孤独,难道替我找个伴儿,就这么难吗?

孤独的我就这样一直活到了25岁,与人们相处了这么久,我也听懂了一些人类的语言,一次体检,我无意当中听到一个人说:“淇淇已经非常衰老了,这些年,除了珍珍,我们再也没有找到其他白鳍豚,淇淇的死可能意味着它的家族会灭绝……”我有脑袋“嗡”的响了一声:怎么会?我的种族会因为我的死而灭绝?怎么可能呢?不,我不要死,我已经成世界上最后一只白鳍豚了,我不能让我的种族灭绝……

如今,我已经奄奄一息了,我很清楚,死神,就要夺去我的生命了。而我撑到现在才要死去,已经是一个奇迹了!我遗憾地摇了摇头,珍珍,你为什么那么早就要弃我而去呢?留下我一个人,孤独地过完了我的一生,然后,又孤独地死去……

终于,我带着对珍珍的思念,慢慢地闭上了眼睛……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