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轻柔的,我,是温顺的;我,在瞬息之间又是千变万化。我就是风。

来也匆匆,去也匆匆。这便是我的性,来时悄无人知,只有那慈母抚摸婴儿脸颊的感觉,才让你知道,我来了。去时,也无人知晓。只留下一阵沁人心脾的清香在脸上回荡,待你回过神时,我,早就不知去向了。

你听过我的声音吗?我,其实也有声音的。不信,你听。我碰到了山雨雨姐姐,就随着山雨姐姐一起合奏了一首首优雅的小曲,沙啦啦,沙啦啦……时急时缓,时快时慢,时像钢琴激昂曲,时像小提琴低吟乐,时像……慢慢地变成了古筝拨弦练习,当最后一根弦拨响后,不知不觉中,山雨姐姐停止了歌唱。我拨开了漫天乌云,叫来了彩虹哥,合奏在彩虹哥哥散下的光彩中顺利闭幕了。我带着温暖的气息,又到了冰封已久的小溪,动了动魔力的嘴唇,将沉睡的小溪唤醒了。刚刚苏醒的小溪开动了歌喉,邀我与它唱和,“丁——冬,丁——冬”这音韵的节拍像人的心跳一样富有规律。

你看见过我吗?我每到一个地方可都会有几个目击者呢。别不信,你看。我掠过一个郁金香花园,园中含苞待放的郁金香在我的指挥下开始摇摇摆摆,由一朵牵引到了一片,一整片郁金香都在翩翩起舞,美极了。我又帮树爷爷梳头发,不料把脱落的黄得没有一点生气的头发梳掉了,我挥了挥手把藏在枝干中的绿油油的头发一一找了出来。炎炎之夏,小狗热得直吐舌头,我使出了自己温柔的一面,轻轻地抚摸着小狗。你瞧,小狗正是看见了我,享受了我的抚摸,“汪——汪”地向我道谢呢。

那你知道我是什么颜色的吗?我迈过一片麦田,顿时泛起了层层麦浪,这时的我应该是金黄色的吧;我又走到大海上,卷起无数的波纹,这时的我是湛蓝色吧;我又来到无边无际的大草原,热情的草儿向我打着招呼,我也与草相融在一起,这时的我一定是绿色的;但是我在大自然中,就是一个小孩子,纯洁得像一张没被污染的纸一样,我也是白色的吧;我觉得,我身为大自然的一员,我想拥有大自然所有的颜色,我希望,我是彩色的!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