攸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来的,也不知道自己该怎样离去,她只知道自己是一棵树,一棵不知道活了多少年的树。她的身上散发着一种淡雅的暗香,沁人心脾。攸最喜欢的事便是静静地站着,仔细地嗅着身上散发出的暗香。

攸觉得自己在这片森林里很卑微,卑微得如同蝼蚁一般。她的身边有很多与他相同的兄弟姐妹们。他们棵棵都和攸一样,有着高达十余米的树干,这时攸觉得自己只不过是一棵微不足道的树而已,少了她不少,多了她也不多。

在攸的身边,是这片树林里最年长的一棵树,莫约活了八百多年了,他他经常语重心长地教导攸和与攸同龄的树们,天天嘀咕着什么:人类、父子、伐木机之类对她们来说十分陌生的词语。攸从小就生活在这林子里,对外界的事一概不知,只知道身边这棵古树是所有树中最见多识广的树。她听不懂那古树在说些什么,只是在古树说完后似懂非懂地摆动着她的枝叶。每当这时,稍微年长一些的树便会莫名其妙地叹一口气,言语中有说不出的哀伤。攸不懂也不愿去懂,她只是想依旧卑微地生活下去,平淡无奇。

但是,那一天还是来了,那让老树们害怕的日子还是来了。那天清晨,攸和他的伙伴们正在和林中的小动物们嬉戏着。这时,攸隐隐约约地听到了一线奇怪的声响,好像是从林子的那边传过来的。那棵古树的眉头忽然皱了起来,嘴里呢喃着:“来了啊,还是来了啊。”攸似乎明白了些什么,却不知如何说出口,只觉得心中的不安越来越大。

正当攸发呆时,树林的那头突然冒出了一个大家伙——一个长着四个圆形的腿的怪物,它边走还边发出一股呛鼻的味道。那怪物忽然停了下来,伸出了它那四只奇形怪状的手,从它的体内爬出了一群两腿动物。那群两腿动物似乎在议论着些什么,商议好后便分别忙开了。其中一个两腿动物爬上了紧跟着他们的一个体型更为巨大的怪物的身体里,那嘶哑咧嘴的样子让攸胆颤心惊。那怪物开始工作了,看着那怪物的举动,攸惊讶的不停地颤抖着——那怪物居然把她其中一个姐妹给连根拔起,尖叫声霎时响彻云霄,可那怪物听不到,仍然冷血地工作着。这时,旁边的那棵古树已经泣不成声,他抽噎着对攸说:“孩子,其实我们并不是普通的树,我们是一种非常珍贵的树木——沉香。那些两腿动物们要拿我们去换一种叫做‘钱’的东西,所以我们会被他们连根拔起。”古树抹了抹眼泪,接着说。“不过,你不要害怕,虽然这会有一点儿疼,但是我们黑去一个更美丽的地方生活的,睡一觉吧,一觉醒来后就什么事都过去了。”

虽然听了古树的话攸安心了不少,但是她眼睁睁地看着周围的伙伴们一个接一个地倒下,还是忍不住掉下了眼泪。终于,轮到她了。当她真正面对这怪物时,心中的恐惧顿时灰飞烟灭,她微笑着迎接着这巨大的灾难和以前从未体验过的疼痛。攸微笑着闭上了眼睛,去了那棵古树说的更美丽的地方。

天堂。

不知过了多久,攸重新睁开眼,她看到了自己的伙伴们以及一些和她一样但是又陌生的面孔,他们正在开心的欢笑着、嬉戏着,仿佛之前发生的事就只是一场梦而已。在这里,她们再也不会有危险了。

攸静静地站在一旁,轻轻地嗅着身上散发出的暗香,心想:“以后的世界上,应该再也不会有这样美妙的香味了吧。”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