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年前,他与它相遇,并非于常人,他总爱把它当做知己,诉说着自己的事。但老天却不眷顾他们,它走了,随风儿散去,却如同风儿一样吹过他的心中,它慢慢飘落飘落,直至大地上。他也不相信这是事实。泪水拂过脸颊,天亮了,心暗了。走了,走了,走了。。。。。。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