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母亲

细细数来这成长的年龄,从小到现在已经即将步入工作,我的数学一直都不是很好。反倒是我没读过书的老妈,对数字非常的敏感,还担任了会计。于是就在慢慢的生活长路里,与我形成鲜明的对比。她总是不会哭,我笑她是女人中的男人。

你不能再这样子下去了!她说。于是在一个假期,我俩大包和小包的上了回到老家的大巴,去到当地很有声望的数学老师,亦是我一个远房亲戚家中进行补课。

早八至下午五点是我一天的学习时间。一天下来,最开心的事是下午放课后和一起补课的孩子骑车沿着马路回家。再来是周而复始。平淡无奇。

一切改变源自于这么一个晚上。那是下雨的时候,在故乡里的亲戚很多,故孩子也多。我与他们一同玩耍,浑然忘记作业还躺在桌子上等着我的思考。到了晚上,又顾忌大人的威严,所以不敢声张。只好偷偷的半夜打起台灯,和作业打交道。在我知道完蛋的时候,是头上的大灯突然的亮了。我看着我妈,她眉头往下紧皱,头发包着刚洗澡好的浴巾。和我对视不过两分钟,“你…你竟然连作业都没做?我到底是送你来做作业,还是送你来玩?”她语无伦次的说道。说罢,一手带过旁边搅猪食的木棍,朝我挥过来。

“你要打我孙子就先打我!”远方的她经常走山路,身体很硬朗。比自己女儿矮一个头的外婆颤颤巍巍的小跑了过来。我妈她推开外婆径直走到房间去。我在椅子上哭,外婆走来。摸着我的脸,对我低声说道“老师的作业你是一定要做的,怎么可以不做呢?老师的作业怎么可以不做呢….”我低着头走到我妈的房间,房门是锁的。我走到隔间,透过窗户望隔间的阳台。这座在山包围中的县城,雾蒙蒙。县里的标志也已淹没在深深的雨蒙蒙里。月亮星星疏落两三点。路上行人四五个,县城高楼六七座。突然,隔壁窗台背靠人影,手在脸上不停的上下。

是的——我的不争气让母亲哭了!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