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s:写这篇小说是我的梦想,我是新人,不知道怎么发、怎么投稿,如果发错误的话,大家体谅。我是一个准初中生)

海音走在路上。她刚刚上完补习班,十分的累了,不知不觉的熬过了上补习班的4个小时,已经傍晚6点了。海音是个好学生,对于这种生活,只是感到累而已。她想走慢一点,这是海音她少有的自由时间之一了,现在的时间,单纯而自由,不去想回家还要弹琴、做作业,只是这一刻的快乐。

近一点,再近一点,就到了离家不远的十字路口了。海因没有遗憾,没有怨言,没有拖延步伐,依旧的速度走去。

十字路口旁,有一位妇人。海音看着妇人想:“这个人好奇怪,气质很成熟,很古典,给人一种另类中年妇女的青春与气质,从脸上根本就看不出这个人的年纪啊!”仔细看这,妇人不算绝色佳人,但很耐看。妇人的头发盘了起来,给人古典、利落的感觉,上衣呈暗红色,上面依稀可见大气的花。裙子是米色的,到整条腿的七分处,上面用暗暗的橙黄色绣着线,直直的,裙子除了这些,没有别的了。这个搭配撞色,竟然不限突兀,倒衬出了一种独有的气质。最神奇的是妇人的眼,想玛丽·居里一样,凹陷着,大大的,水灵灵的,十分动人。皮肤白白的,有的地方还有少许斑点,但那些斑点反而像是映衬。

妇人该走了。与海音擦肩而过。

海音停了停,看着妇人的背景,想:“这容貌我想我永远到要记住,可是,有些事情,就是在那些念念不忘的日子里,忘掉的。”

这时,妇人却回头看了看海音,正好与海音目光相对。海音慌忙的撤回了目光,妇人却很大度的笑笑,认为理所当然。“也许,这样的人,到哪里都会引起注视吧!”海音想,“习惯了,就认为理所当然了。”

海因走也不是,留也不是,十分尴尬。海音心一横,想立马走。

“小姑娘,你别走!”妇人开口了,声音很婉转,很柔美,“我想问你一件事,就一件,好吗?”

“嗯。”海音没有拒绝,也许被妇人的声音和外貌吸引了吧,“我叫海音。”

“海音,你们家有没有拆迁,然后拆迁的地方有很多水,像,大湖一样?”

“嗯。。。。。。”海因思考着,要不要告诉妇人呢?说吧,反正就算她是坏人,也找不到我家的,“是。”

“这样啊,那你去那里看看,肯定又不一样的地方,你到了那里,要心平气和,仔细倾听,你会有惊喜的。我问完了,我要走了。”妇人说完,干脆利落,毫无挂念的走了。

海音对妇人的话感到奇怪。不过,谅这件事也不会有坏处。

拆迁的地方,好玩的东西很多,只要你满足。海音在那里,不用说也会心平气和,不管别人发没发现这个地方可以玩的东西,自己快乐就足够了。那里像海音的避风港。

海音决定去试试。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