急促的喘气声中,豆大的汗珠时不时从脸上滑落。尽管此时的我是如此狼狈,但不得不苦笑着坚持,为自己的未来奋斗。

在一个室内拍摄场景中,我跑得就像一只无头苍蝇,一会儿给导演捶个背,沏杯茶,一会儿又要给演员披件衣服,补个妆。整个工作组中恐怕就数我这个小工最忙了,一个月忙下来只赚二百来块,要不是在剧组的大篷中居住,还不知要在哪块儿睡觉呢。上帝为什么待我如此不公?干最多的活儿,却拿最少的钱,受最多的批斗。我每每躺在床上都会有这些疑问。

终于有那么一天,我的机遇来了。剧组中来了一位有名的大导演,我在工作之余见缝插针地讨好他,不时给他递杯水,拎个箱子,当然还要有最重要的戏码——表演。在听过看过我精湛的口才和夸张的表演之后,大导演看中了我,但由于工作太忙,他只留下了联系方式便匆匆走了。

几个月后,我的事业进入低谷期,由于剧组的资金流转不通,我们这些小工很快便会被炒鱿鱼。正当我担心失业时,我想起了大导演的那张纸条,带着侥幸的心理,我试着拨通了那个号码。在一段短促交谈后,大导演立马认出了我,并给了我一个机会去担任他拍的影片中的一小配角。

五个月后,电影首映,因为我出色的表演,虽不是主角的我竟捧得了“年度最佳男配角”的奖项。没想到,我也有机会走红地毯,这大大超越了我原先只想混口饭吃的目标。手中捧着奖杯,我的眼睛湿润了,说话竟有些哽咽。在后来的几年里,我的身价地位在影视圈中迅速飙升,成为了大陆最有价值的男演员,在我为这一殊荣引以为豪的时候,各大媒体的妙作随之而来。烦得我不得不整天穿得像21世纪的恐怖分子,连上街买罐汽水都要环顾四周看看有没有狗仔队跟踪。

如今,我的个人资产已经达到了三个亿,我决定从中取一部分钱来回报社会,帮助那些和从前的我一样,因忙碌而使才华被埋没的人,于是我就将两亿元投资到一个叫“明星梦”的基金项目上。

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也从当年的年轻小伙变成了一个大腹便便的老翁。但此时,风云变幻的影视圈已很难容下一个逐渐走向枯萎的老者,人们争相追逐那些朝气蓬勃的年轻人。我便这样一点一点走向了我事业的尽头。直到这时我才发现,我似乎失去了什么,整天待在家里就像一个空壳儿。

“啪”,我梦想的气泡一下子就破灭了,奋斗几十年的结果,仅仅只是在当年一代人中留下了一个并不深刻的记忆,而我自己却几乎什么也没得到,除了那花不完的钱。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