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许你没听过我,也许你不认识我,也许你不了解我。当然,这再正常不过。世界太过广阔,我们太过渺小,卑微到尘埃里,被吹散。我不过存活这深山之中,无人问津,苟延残喘。以仅存的回忆打发这空虚寂寞无奈的光阴。是的,我只是,仅仅是,一棵树罢了。

值得庆幸,有时还有一两只鸟怜悯我的孤独,张开它们轻盈的羽翼,朝我飞过来,在我的枝头稍作停留。我总是委托它替我细数我的年轮。一圈一圈,我心里不停念着,再过几天又该长一圈了吧。瞧我,树干是那样粗糙,那样的瘦弱,类似于“皮包骨头”,该怎么去形容,不敢想象。树叶是那样的稀疏,枯黄,衰萎。又想起许久的曾经,这儿也是一片茂密树林,我仍记得那些新生树木茂盛活力的样子,生机勃勃的,叶子是那样柔嫩,青翠欲滴。哪像我如此不堪面容,夕阳黄昏之态。苍老的我,连啄木鸟都不屑为我看病。倒是苦了我后来新生的叶子,有那样美好的花样年华,却得在我身上浪费青春岁月,最终还逃不过落下的命运。而我,眼睁睁的这么看着,想去捡起它们,可又不能。看着他们发芽生长,衰黄,枯萎,凋落。可笑可悲。

我能看见对面的小山坡上,一排排的小树正接受着大自然的洗礼,茁壮成长。山的不远处,有个人家,那的烟囱冒着烟,那的放牧少年,赶着羊群,哼着歌,那的世界,截然不同。

猛地记起几百年的一些事,原先这儿跟对面的山坡一样,到处都是树木,我与那些小树为伴,欢歌笑语,她们填充了我孤独的岁月,以至于我完全忘却时间,忘却它们残酷的未来。十几年后,一波伐木工人过来,带着一大货车,拿着那些工具,就这么冷酷无情将那些正值壮年的树们砍下,留下那一个个树桩。也许是闲我太过年老了,留着我在这深山中,继续我凄凉的余生。

我在等待,等待人们过来将树木的种子种下,我要一直陪着它们,哪怕再一次恶性循环。我坚信,终有一日我与它们,必将永恒……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