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雪!起床了!”姐姐气急败坏地叫道,“都叫你5分钟了,怎么还不起来啊?”。我睁开惺忪的睡眼,看了看姐姐,说:“姐姐,你怎么穿得这么奇怪?还背着氧气瓶,你要到哪儿去演戏啊?”“什么演戏不演戏的!”姐姐似乎不知道我在说什么。“伊雪!你快一点!”妈妈出现了,她也穿得和姐姐一样!她们还强行给我穿上了同样的服装,让我哭笑不得。这是怎么回事?

到了街上,我的哭笑不得变成了惊讶万分。街上的树呀、花呀、草呀全都不见了!到处一片荒芜!不会吧?一定是我眼花了。我揉揉眼睛再看,一切照旧!

到了学校,课程全变成了什么“危害课”“自我保护课”……上课时,老师叫我们提问,我“噌”地站起来直奔主题:“老师,为什么植物,也就是树、草、花全都不见了?”“树?草?花?”老师冲我大吼,“那是人们想象中的东西!”想象?喂喂喂,你们没搞错吧?我的天哪!这个世界全乱套了!

放学后,我抱着最后一丝希望,躲躲闪闪地跑到了我的“秘密种植区”。我惊奇地发现,我种的那些花花草草还在,而且它们还开口说话了:“唉,总算把你给盼来了,我们还以为你不要我们了呢!”“啊?”我张大了嘴。“怎么,你不知道植物也有生命吗?”“哦,原来是这样……”我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这时,我想起了正事,忙问:“为什么别的植物全都不见了?你们为什么还在这儿?”“事情是这样的。前两天,我们植物开了个‘世界植物研讨会’。因为对人类种种乱砍滥伐的行为不满,有99.99%的植物决定搬离地球。临走前,我们对人类施行了催眠术,让他们忘了我们的存在。至于我们嘛,你对我们不错,我们干吗要走呢?”说着,它们还调皮地眨了眨眼睛。我笑了笑,又想到了一个问题:“除了你们,应该还有别的植物在地球上吧?你们能联系它们吗?”“没问题,我们叫它们通知它们的主人,下午两点在这里见面好吗?”“好啊!”我高兴极了。

下午,我准时到达,发现来的都是孩子。我问我的花儿草儿是怎么回事,它们解释说:“你想想啊,大人都那么忙,有几个人能这样悉心照料植物的?就算有,要是他们听到我们说话,不吓个半死才怪!只有孩子才能接受。”哦!原来如此!

我们这些植物的主人开了个会,制定了一个计划。接着,我们离开城市,来到一个四处都是山,哦不,应该说是四处都是黄土堆的地方,大家分工合作,把自己的植物种在了黄土堆上。等到它们长出新芽,我们就把它们移植到另外的土堆上去。也许老天爷也想帮助我们,常常为我们洒下及时雨。春去秋来,三年过去了,我们的“秘密基地”又是一片山清水秀了。

可是,世界上没有不透风的墙。我们的青山被科学家发现了。他们要把我们的植物全都挖出来去做研究,我们哭着大叫:“不要!不要!”,奋力地反抗,可我们到底还是小孩子,挡不住大人,于是,我们的山又荒了……

“夏伊雪,起床了!再不起来上学可就要迟到了哦!”我被姐姐叫醒了。睁开一看,姐姐还是平时那个凶神恶煞的姐姐,没戴着氧气筒。再一看窗外,到处是星星点点的绿色。我松了一口气,心想:幸好那只是一场梦……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