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星期五,我们玩了一个游戏,叫“吉斯尼”(急死你)运动会

上午,老师要我们带绳子,大家的表情各异,有的两腿酸软(上次的二人三腿游戏,绳子让大家吃够了苦头),有的满脸失望(一根绳子还能玩出什么花样?)。不过,最多的还是疑惑。看着大家的丰富表情,陈老师忍不住透露了一点消息:“下午我们要玩运动会的游戏。”这一下,腿软的、失望的都跑到疑惑的那一边去了,我也搜肠刮肚,猜测下午游戏的内容。

下午终于到了,老师终于来了,真相终于要大白了:“‘运动会’游戏马上开始!”“要下楼吗?”老师居然说不用下楼,而且还有传统的标枪、铅球项目,更不可思议的竟然还有“跨栏”项目。“啊?在教室里,这么多人?举行这么多花样的运动会?没发烧吧!”老师看我们的头上都盛开着铁疙瘩花,就满脸诡秘地让我们闭上眼睛……

待我们的眼睛睁开,就个个变成了木偶和泥塑,原来老师所说的标枪竟然是……是……牙签!铅球?竟然是乒乓球!而那让刘翔叔叔威风八面的“跨栏”,竟然是在三米的距离内,是三个纵向排列的凳子。我们的两腿被绑上,呈“八”字形,脚不离地地扭麻花!老天,那绳子就是扭麻花时捆绑用的!这样的运动会,可以创“吉尼斯”世界纪录了吧?

因“场地”的局限,我们的首项运动是标枪和铅球比赛。

我们把六张桌子一并,场地就出来了。比赛规定,一个人投掷时,另一个人要紧紧抓住他(她)的手腕,使前肢不能有任何举动,只能用腕力。我投的时候,总觉得胳膊不见了,就只剩下一只手在那儿徒劳地“摇头”,真是有劲使不出啊。投完以后,同学们都在使劲地甩着胳膊,找找自己胳膊的感觉。结果,三张桌子的场地,没一个能把“标枪”投到第三张桌子上。后来的铅球比赛,状况也差不多。

下面就是三米“扭”栏了。桌子靠后,场地空出,凳子摆好,准备就绪。规则就是把两腿绑上,脚不离地,使尽地扭就行了,哪组扭得快,哪组就获胜。哎哟,可笑死我们了,胳膊画圆,屁股画圆,脚下又扭又转就是难以向前,真是一个个丑态百出哦。

这“扭”栏我们扭了两次。第一次,我们三个组自己排序,结果我们输了,谁叫我们诚实呢?没有一个作弊的。另两组?没有一个不作弊的,有的两脚蹦,有的把绳子捆得很松,一前一后小步走;还有的根本就没出场,老班就没看见?第二次,老班自己把各组人马排好序,这回,我们可扬眉吐气了,因为我们这组全是能扭的,其他两组如若犯规则马上重来,结果当然是我们赢了!噢噢噢,哦雷欧雷哦雷!吔!

要说这运动会,那“器材”真可以申请“吉尼斯”世界最小记录了,可那比赛,也够让人窝囊的。有劲使不出,有腿难走路,叫我们憋了一肚子的火。下了课,男生禁不住仰天长啸、捶胸顿足,女生忍不住怨声载道、张牙舞爪……我看,要是再比赛下去,非把我们憋出心脏病不可。真是名副其实的“急死你”运动会啊!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