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出皎兮,佼人僚兮。”10月24日这个金秋的傍晚,随着火箭顺利点火升空,随着收看直播的同事一声“太帅了”的惊叹,“嫦娥”开始了奔月的美丽之旅。

人类探月,就是对美好世界的向往与探寻。“异想天开”既是诗人的亦是科学家的。一次科学探月,就是一个知识共同体、一座科技集中营。但科学的探月并不容易。“嫦娥”奔月有多重风险,毕竟我们是首次发射月球卫星,最终成功与否还需很长一段时间之后的验证。此前,人类世界共进行了123次月球探测活动,美国发射了56颗月球探测器,俄罗斯(苏联)发射了64颗,日本两颗,欧空局1颗,成功60次,失败63次,成功率不到50%;迄今只有欧空局的探月是第一次就成功的。尽管“科学有险阻”,但科学的探月最终都走向了成功。“人攀明月不可得,月行却与人相随。”李白的诗句,已经大大地“落后于时代”了。

人类不仅有科学的探月,更有人文的探月。人文的探月,是思想、精神和想象力的“探月”——38万公里之外的“月球”那么远,抬头能见的“月亮”却这么近;就像《诗经·月出》所描摹的,月如美女,美女如月,人类如果没有月亮,诗意与美好就失掉了大半。我们古老的祖先,派了嫦娥率先到月亮上去,这是多么聪明睿智的探月举动。

科学探月是现代的,人文探月是古老的。夸父逐日、嫦娥奔月的时代,古人就开始了人文意义的思想追求与精神探索。一个爱月的民族,一定是个爱美的民族。从“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有花方酌酒,无月不登楼”,到“月亮走我也走”、“月亮代表我的心”,再到今天“我和月亮不得不说的故事”、“让我们去团购一个月亮吧”,月亮从来都是那么的美丽美好,让人心颤。巧的是,这次“嫦娥”的发射地西昌,就被称为“月亮之城”,因为海拔、气温、日照、经纬度等条件好,加之空气能见度高,所以月亮又大又圆又亮。月亮是美的,嫦娥是美的,“嫦娥1号”被韩国媒体翻译成“美女1号”,这多么人文,多么有趣。

无论是科学领域还是人文领域,人类世界都应有越来越多的人“志于道,据于德,依于仁,游于艺”。英国作家毛姆的名著《月亮与六便士》,此刻就像月亮一样在我的脑海里浮现,小说原型、法国印象派画家高更抛弃世俗的一切,到遥远的塔西提岛上追求心中的艺术月亮。是的,人类仅仅只看到“六便士”是不够的,还需望星空、看月亮、探月亮、追月亮。

对于科学探月来说,“控制”是关键:“嫦娥1号”卫星采用一种非常独特的飞行方案,卫星需要经过多次轨道控制,花费大约两周时间才能建立月球工作轨道。“控制”是人对“嫦娥”下达的一道道指令,“嫦娥”要严格按照指令行动,才能抵达那属于自己的轨道,这就是科学的缜密。而人文的探月,恰恰是以“非控制”为关键,每个人对月亮的向往,都可以“随心所欲”,那样得来的“月亮”才是灵动可爱而多姿多彩的。

科学与人文,两者不可分割。“个人一小步,人类一大步”,1969年阿姆斯特朗作为人类访问月球的第一人,他说的这句话就具有深刻的人文意义。他并没有说那是“美国一大步”。在遥远的太空看地球,它是那么的渺小;看地球上的人类,更可谓“一小撮”。这颗蓝色星球上的人类,没有理由不和谐相处。嫦娥愿意作证,月亮愿意作证:睿智的人类对太空的探索,不再是“太空竞赛”而是“太空合作”。从此,嫦娥不悔偷灵药,碧海青天夜夜心……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