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晨,淡淡的阳光撩起了雾纱。

“早上好!”爸爸做着鬼脸逗我玩儿。我伸了伸舌头回应他。

其实,今天爸爸要去外地工作了,一个月才能回来一次;可奇怪的是,此刻的我们嘻嘻哈哈的,似乎毫不介意。

是啊,爸爸在我生活里扮演的角色好像不怎么重要。他平时烧饭烧菜,逗我们开心,他不在,难道妈妈不可以烧饭吗?我不能逗自己和妈妈开心吗?好像没有什么难过的必要啊!

爸爸走时,我只是多说了几声再见。他离开我视线的那一刻,我似乎有些什么特别的感觉,但自我安慰一下也就好了。回家的路上,我陪妈妈看衣服,吃麦当劳,回家后洗澡、弹琴、看书,生活那么正常地继续,似乎爸爸在我们家从来就没存在过。

吃晚饭时却有些不同了。爸爸烧的菜一直不如妈妈,很平常,不值得恭维;但爸爸吃饭时总会讲笑话和历史故事给我们听,所以,即使他烧的菜很难吃,我们也有一顿“精彩”的晚餐。今天饭桌上的菜很多,却很冷清,让人不习惯。

过了一会儿,我叫了一声:“爸爸。”妈妈看了看我,“别在意,爸爸一个月后就回来了。”我点点头,心里却不由自主地难过起来。“不要落泪!”我对自己说。

爸爸发来短信,他到旅馆了。我很开心,他找到地方住了;又很难过,他住的地方我看不见。

回到房间,我还是哭了。我这才明白,爸爸的好处就像空气一样,虽然看不见,却无处不在,不能缺少,不能替代。

爸爸,我想你!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