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 的 一 天

六(四)班  叶子俏

我是生活在浩瀚森林里的一棵幼树。我总把胳膊拼命向上伸,亲吻更多的阳光,拥抱更多的雨露。我努力生长,我成长中每一天都那么新鲜有趣。

初阳的阳光轻轻摩挲大地之时,鸟儿就唱着歌儿唤醒整个森林。鸟儿比泉水先歌唱,比蝴蝶先跳舞。它的歌声进入森林,森林就活起来了。

  我醒早早醒来,太阳还在拥抱着山腰,只露出半个脑袋,戴着一顶乳白色的大雾帽子。

微风起得比谁都早,或者说她从来都没睡过觉。我彻夜都能感受到她的轻抚,像无数根世上最轻柔的羽毛捋过我的身体,让一辈子只能站着睡觉的我也能感受到床的舒适。

微风总爱给我们梳头,它的双手就是梳子。如泉水流过每一根发丝,滑滑的,软软的。顺着微风指尖的滑落,一头蓬松毛糙的乱发已变得清新,翠绿,每一缕都反射出生机。而经它的手解开的,除了数不尽的发结,还有说不清的心结。

你是否曾在深夜发现心底最脆弱的地方?你是否伤心?你是否哭泣?夜晚的徐徐凉风为你抹去了眼泪,把悲伤蒸发成空气。你感觉到它的亲吻了吗?你听到它絮语般的安慰了吗?其实它一直拥抱着我们,关注着我们,只是你将它遗忘在某处繁华,偶尔拾起。

微风的手悄悄离开,我乍看到初阳缓缓升起。它的确很慢,可它有它的节奏。它一点一点把阳光分给我们,直到露出完整的一张圆盘大脸。它也会笑,他一笑阳光就变得刺眼。被阳光刺痛的双眸,却能看清很多事物。不愿意看的时候,就把眼睛闭上,就什么也看不到,也不会看到什么了。

早餐营养丰富,土里有足够的营养。头发上残留的晶莹剔透的露珠也快乐地跳进我的嘴里。我“呼啦”“呼啦”地吃完早餐,甚至都不想停下来。

早餐过后,身上就痒起来了。不用担心,这是常有的事。贪嘴的啄木鸟会马上飞来,“嗒、嗒、嗒”三下两下就解决了。

上午,我听杜鹃唱歌,和猴子玩猜谜游戏。午餐你得自己好好找土地要。我睡午觉,然后和同伴们聊聊天。你知道,我有许多同伴。这森林里的一草一木,一花一叶,各种各样的生物,都是我的同伴。我们和平相处,互帮互助,一直遵循着生态平衡,世代相袭,生生相惜。我知道人类世界难寻这样一个境界,可这并不是“寻觅”的问题,而是“创造”的问题吧。

晚餐我自己解决。是的,只要再把根须再往下伸些,我就有晚餐了。

晚餐过后我有许多事可干。有时夜莺会开演唱会,那我就听听。更多的时候我会跟星星说说话。不是数它们,是同它们交谈。实际上我们都能听见星星说话,只不过你没有静下来用心聆听。你们生活的地方往往都太嘈杂了,可星星的声音很小很小。也许曾经有一颗星星轻轻对你说了一句“你好”,但那时你还在打电玩或者参加聚会呢。首先你自己得安静下来,然后注视着某颗星星,有诚意地、好好地告诉它你的想法,它是会回应的,一定会。星星的声音啊,是多么美妙,不是娇嗔的也不是成熟的,因为那是没有一丝杂质的,最最纯净的,天使之声啊。

  寂静的深夜里,我隐约感到微风冰凉的手指在我的脸颊停留,它呢喃道:“我真羡慕,你是一棵树……”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