灌云实验小学 六(2)班陈宇卿

我是太阳系里的一个星球——火星,我也是一名医生。今天,我接诊了一名“重号”病人,也是我的孪生兄弟——地球

地球是拄着拐杖来的,身上青一块的,紫一块的,样子十分狼狈,还有一些工厂在它身上冒着黑烟。见了我地球就诉说到:“兄弟啊,你可要帮帮我啊!我身体里居住的有一些人类啊,肆无忌惮地破坏着我,把我都给弄病了。”

“啊?”我听了大为吃惊,因为我认为地球上居住的人类是十分友好的,他们前几天还发送探测器在我身上呢。我又说:“地球人不是十分友好的吗?”“哎,一言难尽啊,有一些人类在拼命地害我,有一些人在拼命地保护我。没看见我一半绿一半黑啊!”地球着急地说。

“我的身体在衰老,人类在破坏我,虽然有一些好人,但是他们的保护微不足道。我的臭氧层已经有一些破裂了,温室效应已经然我法高烧了。我身体里已经沸腾了,还有,我身体里的老朋友,也……也都要死光了。”说到这里,地球哭了。

地球走了,像我这样的“神医”通过微型播放器告诉了人类:“你们不能再残害地球了,他是你们赖以生存的家啊,如果它不行了你梦将全数灭亡!”

两个月以后,地球来复诊,身体状况明显好转。地球高高兴兴地告诉我人类已经改过自新了。地球又悄悄地告诉我:“人类把矛头指向了你,你小心点。”

我惊讶道:“啊?”

……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