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天爱唱歌

吴奇峰

秋天爱唱歌,秋天爱唱歌……唱的什么歌?且听,且听……

听,沙锤声声。路旁的大树就是那个沙锤手,树干粗壮,伸向天空的臂膀有力量。秋天的歌儿一唱,粗粗的树干铆足了气,摇了起来。“沙沙……沙!沙沙……沙!沙沙……沙!”秋的旋律才刚刚开始。树上的叶子是那千娇百媚的舞娘,太阳是明亮又闪烁的聚光灯照在舞台的正中央,千千万万个舞娘随着“沙沙……沙!沙沙……沙!沙沙……沙!”的节奏晃来晃去,整齐划一的模样有点像训练有素的军队。舞娘的衣裳在不知不觉间,从一开始的绿,深绿,黄绿,再到鹅黄,金黄……一身身,一场场,如梦一般的变化。舞跳得太兴奋,舞娘只觉得自己生出了蝴蝶的翅膀,纵身向空中一跃,随风舞动,裙角飞扬,翩翩落下,铺满了一地。好美的歌,好美的舞,我不要,不要只是个好美的听众。踏上这星光熠熠大道,脚下落叶再次唱出“沙沙……沙!沙沙……沙!沙沙……沙!”原来,我也是个沙锤手,也爱唱这秋的歌。

听,琴声低沉。树下的草从里,有一只会拉大提琴的蟋蟀。那稳稳的低音就是从它的翅膀底下如水般溢出。这秋天的歌儿用低音唱起来好似水中的涟漪,一层层又一往无前地穿透万物地阻挡洒满大地。小草听得入了迷,眼睛的颜色,绿得更浓,更深,更密。生命在经过夏天的炽热和暴风骤雨的考验后,越来越坚强,越来越成熟。迎面而来紫色,是葡萄项链;天边那抹金色, 是满树鸭梨;红红绿绿的可爱,是苹果的脸颊……琴声低沉,却不悲凉。原来,水果和蟋蟀也爱唱这秋的歌。

听,古有诗人在吟唱。“一道残阳铺水中,半江瑟瑟半江红。可怜九月初三夜,露似珍珠月似弓。”“ 远上寒山石径斜,白云生处有人家。停车坐爱枫林晚,霜叶红于二月花.听。”“荷尽已无擎雨盖,菊残犹有傲霜枝。一年好景君须记,正是橙黄橘绿时。“

秋天爱唱歌,秋天爱唱歌……唱的什么歌?唱了首动人的歌,只有用心的人才听得到。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