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是那个女孩。”洛最近总会看到那个女孩,在自家的油菜花田里,白衬衣、蓝格裙明黄的发带随风轻舞。

那是一个和洛年纪相仿的女孩。每当晚霞铺满天空的时候,女孩就会出现在花田里,欢快地从花田的这头跑到那头。每次她从洛身边轻快跑过时,都会微笑着对洛说:“你好!”然后带着一串银铃般的笑声又跑开了。这时洛的心里就会开出暖暖的嫩黄色油菜花。

渐渐地,洛眷恋上了这声问好,这串笑声。

“很多年前妹妹也会这样在花田里飞快地奔跑,同样是飞扬着的裙角和银铃般的笑声……很多年没有听到了。”洛望着天空,看着朵朵棉花团一样柔软的云朵拖着丝丝缕缕的尾巴,思念她可爱的妹妹。

“死后我就变成风,变成云,变成花朵陪在你身边。”在生命的最后妹妹这样说。

不过后来,虽然洛很安静地感受着风、看着云、照顾花朵,可是她从来没感受到妹妹的气息。所以她又变得孤独了,从大人们饱含同情的谈论中,她知道自己八成是得了一种叫自闭症的病。

洛站在女孩站过的位置,学着女孩的样子仰望着金色的天空。

“从哪里来的,到哪里去了呢?”洛看着神秘出现又神秘消失的女孩,思考着这个问题。

“明天亲口问问她吧。”洛下定了决心。

可是第二天洛来得晚了些,当她鼓足勇气走向女孩的时候,晚霞已经淡去,女孩被笼罩在一团霞光里,慢慢地飞上天空,一点点一点点地远去了。

只是今天有些不同,满田的花瓣也随着女孩离开了花茎,花田里的花一瞬间都开败了。

洛吓得跌坐在地上,脑海里想着姥姥撇着没牙的嘴巴,说的口齿不清的话:“遇到风的妖精要小心咯,她会偷走满园的花朵,一年得逞年年都来哟。”

“没有了花,就真的什么都不剩了呀!”洛感到绝望。

“一定要把花追回来呀!”这样想着,洛立刻爬了起来,连身上的泥土都顾不得拍,不顾一切地朝女孩消失的方向追去。她跑呀跑呀,穿过一片一片的油菜花田,跑过一垛又一垛的田间草堆,跑进了茂密的树林。

“这是要去哪里呀?”洛回头看了一眼已经看不清房子的村子,再看看周身围绕着油菜花瓣、不回头看她一眼的女孩,害怕了起来。

“就算追到天涯海角也要把花抢回来,不然就真的什么都不剩了呀。夺不回今年的花,求她明年别来了也好啊。”花田是洛唯一的寄托,于是她又鼓起勇气,穷追不舍。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