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风唤醒落叶,秋雨将它们牵下枝头。

它们闭眸,享受微风的轻抚。

风颤了颤,它们也扬了扬红裙。

它们很温顺,静静地等待着触摸泥土的那一刻。

忽而,风的步伐猛了,颤抖得厉害了。

落叶像是接到了使命,拢到一块儿去,疯狂起舞。风在吼,“呜呜呼呼”的;它们肆无忌惮地绽放舞姿,“哗哗沙沙”的。

它们要永远地舞着。

它们是跳给那些躲在不知名的地方、盼着春上梢头的后辈们看的。

漫天火红。新希望在灼烧。

“哗哗沙沙”声未落,又是一片“哗哗沙沙”声。

满地染红。新希望染在泥土上。

不知何时,一地红没。

银雪皑皑。

落叶睡在泥土之下。梦,正香。

它们在歌唱。没人听见它们的歌声,可它们不在乎。

它们是唱给那些后辈们听的。

春拂枝头,绿泛树梢。

嫩叶在放歌。无人闻得它们的心声,可它们不在意。

它们是唱给安眠地下的老叶、唱给新希望听的。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