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被痛醒的。

醒来时,只感觉手指尖很痛,似乎还有些痒。

我抬了抬手,想看看它们被那群讨厌的鱼骨折磨成什么样了。

手映入我眼帘。

<啪嗒>

一滴殷虹的血液从我那满是鲜血的手指上滴落到我脸上。

天啊…….我……我…………

我都做了些什么………

不要!…………不要啊……………..

契约说………………….

<不!!…….>

这是我在世间留下的最后的声音。

霎时间,我被一群鱼骨托着飞起,我拼了命的挣脱,呼救。

我的血液淌的更快了。

就在血液滴落下去的瞬间,我被鱼骨托到了,一个很奇怪的地方。

也是我,最熟悉的地方。

紫黑色的藤蔓没过我的头顶,似在向我叫嚣。

<啪嗒>

我的血液低落在这发黑的土壤上,

<咔咯>

这些藤蔓似乎吸收到养分,又长高了几分。

血,淌的欢畅,蔓,长得飞快。

我像是意识到了什么,用我蓝色的连衣裙包住我血肉模糊的手指,跌跌撞撞逃离这片是非之地。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