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千!秋千!……等一等!等一等!……”

从远方传来一位女低音沉闷的呼喊:这声音坚实、浓重而又深沉;这声音好似最美女低音歌手降央卓玛的歌声从白雪皑皑的青藏高原激情满怀的滚动而来。

梦冬花妹妹在我身边边走、边听、边疑惑的自言自语到:“怎么、月湖公园里还有‘秋千’玩吗?”

“空恋秋千!空恋秋千!……过来!过来!……”

没走多远又从空中传来一位男中音亲切的呼唤,这声音如同歌手江涛那清亮、甜美而且充满诱惑力的歌声伴随彩云在半空中飘荡。

玉兰花姐姐在身边漫不经心的提醒到:“这不是月湖雕塑公园里没有秋千可玩的提醒,我好像在哪里看见过,她是一个小作者的网名?”

“妮妮!妮妮!……今天在此遇见你,多开心啊!”一位年仅30出头,身材苗条,貌美如花的阿姨步履矫健的从跳跳云的出口径直朝我们走过来,好像久别重逢的亲人一般热情的打着招呼。

我一头雾水,两眼莫名其妙的望着对方慈祥的面孔,左右环顾围在身旁的同学们,嘴唇虽然微微翘动了几下——就连自己也没听到什么声音;本姑娘只是继续用目光询问对方——“你是谁?怎么知道我的乳名?”

“你不是CXZWW的成员吗?我就是校长啊?”

“真奇怪!莫非大白天碰见小鬼不成?”我惊喜的脸上瞬间又挂满惊恐的表情。

我轻轻活动了一下被对方左手紧握着的右手,柔软中感到有些温暖,虽有劲却感到随着步态移动时的晃动。从许多迹象证明她不是鬼,因为盗墓日记里说,鬼是没有体温的,所以鬼的手是冰凉冰凉的,这种冰凉的感觉一直会传到被俘虏到的人的心脏里去,把人瞬间冰冻起来。我趁对方用右手拿手机打电话的机会,想了很多,总之最终确定她是人,不是鬼,只是她已经认识我,我还不认识她的神秘“校长”。

2016年4月15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