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早晨第一缕金色的阳光洒满大地,世间万物从沉睡中醒来。

一棵棵松树,褐色的树干,足有碗口粗,笔直笔直的。满树的松针绿得可爱,活像一把张开的绿绒大伞,风一吹,轻轻摇曳。大合欢树那弯弯曲曲的树干,就像一位驼背的老公公,那葱绿的树冠像一顶绿色的大草帽,戴在驼背老公公的头上,为他遮挡烈日。小鸟在枝头欢唱,胡蝶在丛中飞舞。早晨总是这样的和谐、宁静和美好。这一切,当然离不开我——小啄木鸟的一份功劳!

突然,一阵“嘟嘟”的声音打破了森林的和谐,我赶紧飞到树梢瞭望:远处,一个穿着蓝色工作服的男人从一辆汽车上跳下来,头戴一顶鸭舌帽,高挽着袖子,露出了胳膊,手里拿着一把明晃晃的、十分锋利的斧头,哼着歌儿,朝一棵大树的脚下使劲砍去。随着斧头的起落,木屑在飞扬,大树疼得直掉眼泪,发出痛苦的呻吟。那位可恶的盗伐人却不顾大树有多疼,悠然自得地唱着歌,还高兴地说:“哈哈,如今十年生的大树真难找,像这样一片全是十年以上的树林更是屈指可数。哈哈!如今发现了这样一片‘世外桃源’,我的钱包可以装满了!”

看着盗伐人的可恶嘴脸,我不禁气愤填膺,赶紧飞过去阻止他。可是已经来不以及了,这棵大树已轰然倒下。贪婪的盗伐人又马不停蹄地接着砍另一棵树。见到这个情景,我简直快急疯了,心想:你竟然来破坏我多年的劳动成果,这真是太可恶了!于是,我狠狠地啄了一下那个人的脑袋,愤怒地叫道:“这段木头里一定有虫!”他被啄疼了,一边拿着斧头往我身上砍,一边不耐烦地说:“去去去!别浪费了我宝贵的时间,一会儿遇到林中的管理员,我不就赔了夫人又折兵了?”他把我赶走了,又自顾自地砍树。我心想:难道我多年的劳动成果就这样被他毁于一旦吗?不行!我一定要惩罚他!所以,我又不屈不挠地飞了回来,继续啄着这个人的脑袋,边啄边说:“毁灭森林等于毁灭你们你们人类自己,你们的生存离不开森林!地球是你们唯一的家园,失去了地球就无法继续生存下去,你怎么就榆木脑瓜不开窍呢?”那个人被我啄得头破血流,捡起一块石头就往我身上扔,恼羞成怒地骂道:“你这只病鸟,关你什么事?走开!别碍着我砍树!”

这时,从森林的小路上跑来几个臂戴红袖章的人,盗伐人见了他们,胆都吓破了,扔下斧头就开始逃跑,很快一溜烟就没影了。森林终于又恢复了往日的宁静,但那棵被砍倒的大树的伤痕依然在不断流血……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