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一棵美丽的樱花树。我的主人是国王,我的住在城堡最美的静水湖旁。每天有风儿妹妹、湖水姐姐还有小草弟弟、花儿妹妹陪我一起玩耍,可我还是觉得很孤单。我在城堡是最尊贵的,每一个仆人见到我都要像见到国王一样行大礼,连浇水都是国王请亲手为我浇的。国王为了让我一枝独秀,就把我和树朋友们分开了,让我在静水湖这么美丽的地方生活,才能显示我在城堡里的地位。我和湖水姐姐们虽让然是好朋友,但没有这么亲切……

有一天,飞来一只麻雀,站在我面前,对我说:“美丽的樱花树啊,我是一只无家可归的麻雀,我从很远的地方飞来,你可以收留我吗?我愿意陪伴你,对你不离不弃,如果你哪儿一天嫌弃我了,我一定会离开的。”我想:她陪我未尝不是一件好事,而且,她这么可怜,还是收留她吧。我点了点头。她高兴的落脚在树梢,放下背上的包,飞去捡造家的树枝了。

过了很久,麻雀的家建好了。那时是春天,我茂密的“头发”变成了粉色,使我更加的美丽了,可我却愁眉苦脸的。麻雀回来,看见了我的样子,问我怎么了。我没有回答,只是哭了起来,麻雀便没有问了。她在空中飞了一会儿。突然,她闯进了我的“头发”里,还在我的“头发”里折腾了一会儿。出来时,嘴里咬着一片残缺的花瓣,飞到了我面前,笑着对我说:“你是不是在担心这个呀!高贵的樱花树殿下。”我惊讶的说:“你,你怎么知道是这个!”她说:“因为你是我的好朋友呀!”我听了这句话,又哭了起来,那是高兴的泪水。我对麻雀说:“麻雀,我永远都不会抛弃你的。如果哪一天,我违背了我的诺言,你就惩罚我,永远都不回来了,永远都不理我了。”麻雀对我笑了笑说:“好哇!不能食言喔!”说完就飞走了。

一天,一个妇人来到城堡,听说是来看我这个倾国倾城的大美女的。她和主人来到了我的面前。她身穿玫红色长裙,身上还带着许多昂贵的首饰。一看这一身装扮就知道是一个异国的贵妇。她的身后有四个侍卫,那四个侍卫抬着一个用红布遮着的笼子。贵妇看着我打量了一番后,对国王说:“尊贵的国王,您的樱花树是真是美丽呀!果然名不虚传!但她的的树梢上怎么站着一只真么丑陋而平凡的麻雀呀!真是有失她的尊贵,我这里有一只金丝雀,正好可以配你的樱花树。”他掀开了红布,红布下是一个金色的笼子,笼子里有一只黄色的金丝雀,和笼子的颜色是天作之合。她展开翅膀,显示她的美貌。并彬谦卑有礼的对我鞠了一躬了,说:“您好,樱花是殿下我是来自远方的金丝雀,希望能和你做朋友。”我没有理睬她,心想:我才不要和你做朋友呢!我只要麻雀一个朋友就够了。国王看了看金丝雀,高兴地说:“真好,使者你真有心,她们俩站在一起,真是绝配呀!”使者接着说:“是呀!我国的国王为了表示友好,特地让我送来了金丝雀,希望国王笑纳。”国王点了点头,使者把金丝雀放了出来,金丝雀飞到了我的树梢。国王和使者走了,金丝雀突然一动,把麻雀挤了下了树梢。我生气的说:“金丝雀,你什么意思,麻雀是我的好朋友,你怎么能欺负她呢!我一点也不喜欢你,你走开!”我摇了摇我的身体,把金丝雀摇了下来。她说:“哼!你以为我喜欢你呀,要不是主人让我待在这儿,我早就走了。你这朋友长得这么丑,你还喜欢她,你的欣赏水平真差。”我又说:“你以为你美了不起呀!我的麻雀比你善良。”金丝雀听了这句话,敌视的恨了麻雀一眼,麻雀立马躲了起来。

自从金丝雀来了以后,大家都在说我和她是绝配,说麻雀影响我的美丽。开始,我觉得麻雀是我最好的朋友,她和我在一起我才会快乐。可后来,我觉得他们说的对,我和麻雀是不配,它会影响我的美丽。我想了许久,我决定,还是让麻雀走吧!这样对我们都好。在一个凉爽的夜晚,我悄悄的对麻雀说:“麻雀,对不起。我不能再收留你了,你会影响我的,对不起,请你走吧!”麻雀呆呆地看了我一会儿,收起了行李,飞走了。我看着麻雀的背影,心里有一种无法形容的伤心。我在怀疑我是否做的正确,可我已经做了。就无法回头了。

麻雀走了一年了。在这一年里,我时时刻刻都在想她。金丝雀也走了,她找到了她的家人,和家人一起回家去了。我和金丝雀在一起无非是吵架,根本就没有好好的说过话,她走了我也不想她。可以前孤单的日子又回来了。我伤心极了,我现在真想麻雀。一想到以前看着她的背影,在空中飞翔着的样子,一想到她给我讲述她每天的经历,一想到我为了她和金丝雀吵架的这些事我就伤心我当初为什么让她走。我现在明白了,不管你的朋友是美是丑,只要两人真心相待,就能永远保持珍贵的友谊。我不知道我现在才明白这些会不会太迟了,麻雀会不会永远都不回来了,毕竟是我先食言了。

在我的再三考虑下,我决定把麻雀找回来。我大声的向天空呼喊麻雀的名字,希望她能听到,并告诉了她我的悔意,希望她能原谅我。我呼喊了几天几夜,没有她的回答,我彻底绝望了。突然,天空中划过几道黑影,我仰头一看,呀!是麻雀,她终于回来了。麻雀又一次停留在了我的树梢,那是一种熟悉的感觉,我激动的说:“麻雀,你终于回来了,我好想你,对不起,当初是我食言了,幸好你原谅我了,请你再也不要离开我了好吗?”麻雀对我露出了久违的笑容,说:“好!我也很想你。”我和麻雀又一在了。

从此以后,我们再也没有分开了。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