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雨一脸沮丧的坐在学校门口的石阶,刚下过雨,冰凉的触感让她的头脑清醒了几分。太阳遮遮掩掩地不肯露面,莫雨的心情也像此时的天气那样——一片灰暗。莫雨已经不知道在这里坐了多久了,反正武士的身体才不像魔法师那么脆弱,简直就像是玻璃一样一碰就碎。如果不是那个家伙那么脆弱她堂堂武士尖子生会被像条狗狼狈地驱逐出来?想想都生气。莫雨不可抑制朝天怒吼一声,尽显女汉子的豪气。不就是身份比她高点吗!莫雨想到这里,又是毫不犹豫的一拳砸在地上,白皙有力的拳头刚一碰到地面,水泥就承受不住纷纷龟裂开来。莫雨有些麻木地站起身,听见下课铃“当当当当”的响,不管是认识的还是不认识的武士、魔法师都三三两两地从大楼内走出,看向她的眼神不是鄙夷就是不屑——没有一个给她好脸色过。对此,莫雨只是毫不在意,总是无视过去,怎么可能跟那些墙头草计较。

莫雨和她姐姐莫灵的针锋相对不是一天两天了,她们两姐妹一生下来就不对盘,在她们选择选修职业的时候,莫雨选了武士,她成功的成为了武士班中的万绿丛中的那一点红。这一次她被老师丝毫不留情地把她扔出来也是因为莫灵在那娇滴滴的哭声引起了公愤,哼!明眼人都能看出来里面的猫腻。莫雨一个人靠在墙上,把玩着她那一头黑发。只不过在这以地位和实力为尊的赛明德大陆里黑发象征着最卑贱的奴隶,金发象征着最高贵的血统赛明德皇族,莫灵就是一头耀眼的金发。

人都走得差不多了,莫雨望了望四周,脚尖一点便灵巧地越过了学院五丈高的围墙,接着一道拖着火红的尾焰的箭矢射空。射箭的人血红的眸子闪了闪,也瞬间消失不见。

“刺杀?!”莫雨在围墙外狠狠地磨了磨牙,拳头握的咔咔作响。

……

“失败了?!”一位端庄的老者坐在主位上淡淡说道。老者相貌平平,一张普通的“大众脸”上显着怒气。在主位之下的人用他那血红的眸子望着居高临下的老者,并没有说话。面对他这样子,老人不怒反笑,“很好!很好!”同时他的脸上也闪过一丝忧愁。

莫雨在大街上闲逛,穿过魔法师店,路过武士必备用品店,忽略小贩的极力招揽,一把长剑拖在地上,划出一道白色的痕迹。她今晚不打算回宿舍了,也不打算回家。家这个词在她心中其实是可有可无的。

夜晚,天空中偶尔有一两只飞鸟掠过,皇城的夜晚显得格外宁静。一点亮光突然在黑暗中亮起,披散着金发的女孩提着油灯轻这着某家的柴门……

就在这不久,又是两点血红闪过。莫雨静静地看着他离去,嘴角扬起一抹意味深长的笑。

早晨,莫雨依旧没有去上课。她去了皇城的一处荒凉之地。照皇城的居民的话来说,这块地根本就不应该存在,不应该有任何生物在此生活。人们一直这么认为,妖鬼与人类必然拼一个你死我活。妖鬼吸收人的精血,特别是那些细皮嫩肉的魔法师。人类又需要除了自主修法、练器的另一种土豪修炼大法,妖鬼的精魄。人与妖各持对方所需,两族战争不断。莫雨大摇大摆的走进了人类禁区,立刻被猴妖看个清楚,它厉叫一声,朝着莫雨飞扑而来。莫雨冷笑一声,右手一挥,甚至没用武器就把令普通人谈之色变的猴妖打飞过去,没了声息。莫雨擦了擦手上透明的血迹继续向前走着,不管来的是猴妖还是虎鬼或豹妖,硬是杀出了一条血路。她的俏脸上已沾满了血污,是透明的血液慢慢凝聚而成的,黑色的血污散发的腥气让人作呕。她,一步步向前走着,每一步都沉沉地在在地上,留下一个一寸深的脚印。

这些妖鬼也不是完全没有智慧,有了那些惨烈的前车之鉴,谁还敢把自己的命搭上去?

所以,这一路上,莫雨所经过的地方,都会遇见众多妖鬼匍匐在地,不敢阻拦半分。

“是哪位大能莅临本地?为何不提前告知一声,吾好让手下们不要阻拦。”渐渐进入核心区后,一个苍老的淡淡的声音才从四面八方传来。紧接着,地面突然拱起一大片面积,泥土脱落、石块砸地的声音伴随着一个恐怖的苏醒!

莫雨皱了皱眉,表面上依旧不动声色,可握剑的手已经捏的死死的,不敢有放松。她只感到心脏狂跳,令她的心情平静不下来。在那位恐怖的威压下,莫雨的身旁终于盘旋起属于武士的斗气。

先是一缕蓝色的幽光,绕着莫雨盘旋几周后,竟慢慢稳定下来,固定不动。压抑的气氛让人喘不过气来,无形威压与幽光多次相撞在一起,发出沉闷的轰鸣。莫雨闷哼一声,倒退三步,硬是接了下来。但她的长剑——海幽剑也舞得虎虎生风,这才堪堪接下了后面几次。

不到一盏茶的时间,莫雨的消耗就大于了之前硬闯荒地的消耗。

“太…恐…怖…了。”这句话是他们其中的一个说的,声音带着颤抖、惊疑、莫名其妙,甚至还带着恐!惧!

“这不可能!”又是一个声音,温和,但又不失阳刚。

还是那位端庄的老者,眼角已经泛出点点血光,双眸变得通红,死死地盯着快要因超过负荷碎裂的水晶球里的景象,用力的咽了一口唾沫,双手紧紧握住,指甲刺进肉中也浑然不知,那一幕,使端庄老者坚定的内心一次动摇了,这个抉择是对?还是错?

他不知道,他也不想知道。因为,他怕!说到底还是因为人心是肉长的,它总会是善良的,总会去忍不住去关注、爱护他在意的人,总会去替他揪心。上次也是如此,这次呢?还是如旧啊!他就像罪恶的罗盘,总会把他关心的人,关心他的人推向无底的深渊。他怕了……

什么是铁石心肠?根本就不可能有铁石心肠!

端庄老者闭起眼睛,什么时候他也开始胡思乱想了,那从他有了傀儡,心中只有罪恶与愧疚 的那一刻起吗?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