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美丽谎言

小丹放在床上,比比为她检查生意。

“不行了,小丹的灵魂已经被抽离了。”

“灵魂被抽离?怎么会呢?今天早上还好好的。”寒翔看起来有些紧张,毕竟是朝夕相处的好朋友,在铭越之后,难道又要牺牲一个。

“这是一种很高明的幻术,小丹可能不是今天早晨我们训练时被抽取灵魂,也许是昨晚时就被遭劫难了。肇事者在抽离了小丹的灵魂后用幻术蒙蔽了我们的眼睛,使我们没有发现他的踪迹,无法追查。”

“可是现在怎么办?如何将小丹的灵魂找――”“啪!”

门一下子被弹开,绮丽冲进房门,手中拿着一个精致的小盒子。

灵星看着绮丽的样子,有些恐慌,连忙说:“绮丽,小丹的灵魂被抽去了。”

“我知道。”绮丽面无表情,蹲在小丹的窗前,打开盒子,“所以,我来救她。”

绮丽拿出盒子里的一颗深黑色小球,慢慢喂进小丹的嘴里。“这是灵魂珠。为了保证灵魂安全、新鲜地返回,将灵魂凝结为灵魂珠,以便换回体内。”

灵星睁大眼睛,“绮丽,你照你这么说,这是小丹的灵魂了?”

“是的,纯属巧合地遇上了小丹的灵魂,所以,就结成灵魂珠拿回来了。”绮丽的脸上没有一丝表情,并没有因为这种巧合而显出丝毫高兴的样子。

绮丽看着灵星,煽动唇角:“你好好照顾小丹,她快醒了。现在需要安静,寒翔我们出去吧。“

“恩。”寒翔沉闷地应道,转身推门而出,绮丽低着头,也出去了。

灵星看着两个人推门而出,心里不禁升腾出一种寂寞感。人一停下来就会思索,绮丽怎么会在小丹灵魂被抽离后找到她的灵魂?又怎么能从肇事者手中抢回小丹的灵魂?

“嗨!你在想什么?”声音来自窗边。

灵星回头一看,又是她。“琴子,你来干什么?”

“怎么?我不能来吗?”琴子发出纯真的微笑,“我可是你的救命恩人呀?”

灵星第一次如此认真地审视这位梦天使,弯弯的眉毛、白净的皮肤、细腻的言语、纯真的微笑。这,分别就是她――依子!

“怎么了?那么出神。”梦天使微笑,“想到什么了?”

“你是……依子。”灵星怔怔地发呆,声音突然变得沙哑:“依子……依子……你知道吗?铭越死了,铭越被杀死了……”

梦天使的脸一下就变得苍白,尔后,她镇定下来说:“对不起,你认错人了。我不是依子,我是琴子。”

灵星仿佛醒悟过来:“可是……你和她真的长得一模一样。”

琴子看起来舒心了一些:“一模一样的人不代表就是同一个人,可能只是相貌相似而已。”

看见灵星没有说话,琴子变得有些犹豫:“今天,我依然只是想来看看你,别无其他用意。”转过身,向窗外走去,丢下一句话,“小丹快醒了,好好照顾她吧。”

灵星偏头看小丹,睫毛已经微微在颤动。而琴子,早已经不见了踪影。

“啊!”床上的小丹突然惊叫起来,眼睛微微张开,头发散乱,神色惊慌。

“怎么了怎么了?”灵星跑道小丹床前,紧紧握着她的手,“小丹你怎么了?”

小丹颤抖着,无助地哭泣:“地狱……地狱……我看见,绮丽,还有一个陌生男子,还有恐怖的声音……死了,陌生的男子死了。绮丽也快死了,我们都要死了……”

灵星的眉毛紧缩起来,内心的恐慌极度膨胀:“你说什么?谁死了?“

“不要问我……不要问我……”小丹惊慌地躺下,把头埋在被窝,晕了过去。

“小丹……小丹……”灵星摇晃着小丹的身子,她无动于衷,“小丹!小丹!”把手放在小丹鼻边,还好,只是睡着了。

灵星习惯地拿出魔杖,试图用咒语唤醒小丹。但是想一想,她的灵魂刚回到身体,人想必也是非常劳累的。只是那魔杖在小丹的头上旋了两圈便放下魔杖。

小丹的面容呈现出一片淡蓝色,反射出柔和的光,浮现出一阵画面。难道,是灵星刚才无意之中施了法术,让小丹回忆起一些碎片?

墙壁上映出模糊的影像,画面有些颤抖,像是以一个游荡的灵魂的视角。

游荡的灵魂……

这难道,就是小丹当时灵魂所看到的景象?

视线生存于某人的指尖,发出微微的火焰,镜头慢慢转移到那个人的脸上,那是怎样一副熟悉的脸。他是――切里服。

果然不仅仅是一个开始,切里服现在又打上了小丹的主意。这次倒是有惊无险,下一次就不知道谁会遭此劫难。

切里服冷漠的声音传出:“主人,现在应该怎么办?”

诡异的声音传来:“先不管这个小丫头片子的灵魂,反正对我们没有用,先关到烈狱洞里去。”

这声音,不就是当时拆散绮丽和切里服的声音吗?切里服,难道是他的奴隶?

“遵命――来人,把这个人的灵魂送到烈狱洞。”

几个小妖笨手笨脚地从切里服手里接过小丹的灵魂,准备转身而去。

“慢着!”一个清亮的女声传出,黑暗中隐约有斑驳的影子走来,“把她的灵魂给我。”

“哦?可爱的绮丽小姐,你怎么找到这儿来了?”诡异的声音传来,但这一次却充满了嘲讽与轻蔑之意,“你是想来找死,还是想通了准备把梦夕的藏身之处告诉我?”

“不要做梦了,我永远不会背叛梦夕。”绮丽镇定地望着前方,似乎在试图看见黑暗中的身影,但是那人却不肯露出自己的真实相貌,只残存着声音环绕在耳际。而后,绮丽打破沉默:“把小丹的灵魂还给我。”

“你凭什么叫我把她的灵魂给你?”声音变为疯狂的笑声,然后着笑声又在一瞬间止住,“切里服!”

“是,主人!”

“跟随那群小妖把她的灵魂送到烈狱洞,看守好,别让她溜走。”

“是,主人!”

接着,切里服高大的身躯便移动在画面上,跟随着这身躯走出一段路程,再听不到绮丽与恐怖声音对话的时候,切里服突然转过背,对两个小妖说:“回去吧,自己做自己的事去。”

“可是……这灵魂还没送到啊。”

“我知道该怎么办,你们回去吧。”

“是!”画面映出两个小妖消散开来,不见了。由此可知,这切里服在他那个所谓的主人眼里还是蛮有地位的。通过这些镜头的旋转、画面,灵星也可以知道这些画面是通过小丹灵魂的眼睛反映出的。

切里服面对小丹的灵魂开始施法,然后变出一个精致的小盒子,把小丹的灵魂装在了里面,来时的方向走去。这个时候,盒子里面黢黑一片,只能依靠声音来探听外面的情况。

“你这次来的本来目的,恐怕不是找灵魂,而是找切里服的吧。”恐怖的声音带着轻蔑,绮丽沉默着没有说话。所有的一切显得有些辽远,像是躲在一个角落偷听他人说话。

“没有用的。”声音虚伪地叹息,灵星可以想象出这个人嘴角轻蔑地勾起不屑地笑着,“切里服有关你的记忆已经被完全抹去,他再也想不起你和他美好的过去,或者他根本不记得你这个人。就算脑袋里面隐约有你的轮廓,他也会以为你是他的敌人。他可以毫不犹豫轻易杀掉你。”

又是一阵沉默,绮丽过了许久终于吐出两个字:“卑鄙。”

“哈哈哈哈哈!我卑鄙?”恐怖的声音再次大笑,“我并不卑鄙,卑鄙的是你!你当初那么背信弃义就跟着切里服走了,告都不告诉我一声。我撒旦若是卑鄙你岂不更卑鄙?”

撒旦?灵星打了一个寒颤,从话语上看,这个人似乎也和绮丽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事态越来越复杂,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的时间把灵星弄得措手不及。

虽然画面上一片黑色,但是依然能感到盒子抖动了一下。

“报告撒旦王,灵魂已送到烈狱洞。”这是切里服的声音。可是,小丹的灵魂明明在切里服的身上并且用盒子包了起来,他在对撒旦说谎!

“很好。”撒旦干笑几声,“现在,切里服,杀掉这个女人。”

没有预想尴尬的沉默,切里服非常干脆地接受了这个任务。

画面依然黑漆漆的一片,周围散发着阴冷的寒气,盒子被灵魂撞开一条缝,依稀可以看见外面的景象。

切里服手持魔杖慢慢逼近绮丽,而绮丽站在原地什么也不做。撒旦依然不肯露出自己的真相,端坐在高处的身影若隐若现。

切里服快速走向绮丽,他的魔杖指着绮丽的咽喉处。眼看魔杖越来越近,灵星的心越绷越紧。

突然――切里服掉转方向,对着撒旦念出咒语。一阵白色的光芒直向撒旦射去,撒旦只是一反手,那束白光变返回直抵切里服

“啊!”切里服惨叫一声,跌倒在地,开始大口大口地吐着黑色的血液。

“没用的东西。想刺杀我,痴心妄想!”打量了一下,又轻蔑地说道,“这还是必死的绝招,切里服啊,这次你可是杀死了你自己。”

绮丽站在原地没动,神色看起来很慌张很担心也很犹豫,她是怕切里服与撒旦串通起来耍小计俩,好顺势杀掉她。

画面剧烈地晃动。切里服掏出盒子向绮丽丢去,大声喊:“这是小丹的灵魂,按盒身左侧的紫色按钮。跑!”

透过一条缝发现切里服已经瘫在地上,不一会便一动不动。画面也随着绮丽按下紫色按钮后,一切消失。

切里服?爱恋?谎言

一直到现在,到我死去,我都不肯承认我的谎言是个错误。

是的,我爱绮丽,我骗了我的主人。

我不知道我生在哪里,二十岁以前我没有任何记忆,我生活中所有的一切似乎都是撒旦――我的主人。他对我很好,对我予以重任,让地狱里的其他人都拜倒在我的脚下,我很感激我的主人,我曾发誓一辈子不背叛他。

但是,我还是违反了我的誓言。因为遇见了她,我一生挚爱的女子。

我在一个山清水秀的环境里与她相遇,清秀的脸庞,齐腰的乌黑长发,匀称的身材,淡雅地坐在水池边,细细欣赏水中美丽的女子。从那个时候起,我的视线就无法移开。于是,我们相遇,相识,相知,相爱。整个过程平凡而甜蜜,她就是绮丽,那个一笑倾城,再笑倾国的女子。

我以为我们可以一直这样很幸福地生活下去,但是主人不允许。绮丽所臣服的派系是我们的天敌,主人要我们必须分开。

这无非是一件痛苦的事情,我明确地告诉主人,就算死,我也不会和绮丽分开。他报之轻蔑的一笑,说这可由不得你,我要抹去你的记忆。

幸运的是,我曾经在一本禁书上看到过如何保持记忆的方法,我誓死不让自己忘记绮丽,我怕我丢失记忆便会伤害她。

我的谎言很完美,没有任何人看出我的破绽。主人一定以为我已经忘记绮丽,他想不到我依然能够保存记忆。他让我杀掉绮丽,可我能够发现他说“绮丽”这个名字的时候眼里的忧伤。我知道绮丽和主人一定有某种关系,可是我不想去了解。我告诉自己:我为撒旦生,我为绮丽死!

我为主人卖命做事那么多年,一直忠心耿耿,只有最后那一次他的命令,我违反了,我甚至向主人投去致命的一击。可是我知道主人会躲开,他是那么强大,只是我没有想到我的力量居然会反弹回来杀死我。于是,我死了。可我是为了保护绮丽而死。也算应了自己的誓言“我为撒旦生,我为绮丽死!”

我看见绮丽的身影消失在眼里,心里有种怅然。我死了,她怎么办?她会不会自杀?而主人,会不会在乎我?会不会有新的人升上我的位置得到主人的重用?

绮丽,撒旦,他们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人。虽然撒旦那么邪恶,他杀死了那么多人。虽然绮丽是我的敌人,不得不与我正面交锋。可是,我依然爱着他们。

我不会企求什么,我只希望绮丽――这个我挚爱的美丽的倾国倾城的女子能够好好活下去,但别伤害我的主人,他是我的恩人。除此之外,我别无他求。只能无怨无悔地死亡,换爱人的平安。

(未完待续)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