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许你很羡慕我,因为我有一个不大不小的头衔——班长。在大人们眼里我是一个稳重听话的男孩,在老师眼中我是他的得力助手,可在同学们的心中我却是……

“喂!是哪个‘马屁精’又向老师打小报告了!”一位女同学刚出了班主任的办公室就跑到班上大声叫嚷,“我不就是看了几本琼瑶小说,哪位班干部也太‘积极’了!”“唰”——同学们的目光像闪电似地一齐转向我,我知道又该大难临头了。

那天下午,班主任把我喊进办公室,询问我们班是否有人还在看小说。“我……我不知道。”我支吾着。“范乐乐!你是班干部,有情况应该向老师汇报。怎么,你还怕得罪同学吗?”班主任那严厉的话和严肃的目光使我不得不向她“坦白”。班主任满意地笑了,而我却……

现在,在同学们那种莫名的目光下,我不由得低下了头。班上炸开了锅。我强作镇定,对那位女生说:“是我对老师说的,请你不要乱猜疑别人!”“大班长,这时候,你当起英雄来了!你好啊!老师的马屁拍得丁当响,我却要受家长的‘皮肉之苦’!”一阵猛烈的“炮火”轰得我又一次低下了头。

我到底犯了什么错?为什么做班长这么难!我像迷失方向的小鸟,不知该向哪儿飞,我该怎么办?几颗晶莹的泪珠从脸颊上缓缓滑下来,落到唇边,苦涩的。我觉得自己就像马克·吐温笔下的那个在竞选州长时被加上了种种罪名的人。“马屁精”、“发报机”……都成了我的代名词。

老师啊,请您为我想想吧!每次您把违纪本交到我手中时,我是多么沉重啊!每当您逼问我班上违纪同学姓名时,我心里是多么矛盾啊!每当您在全班同学面前问我上课讲话的同学是哪些人,我是多么无奈啊!老师,您可知道,每次从您办公室出来,踏进教室的一刹那,同学们那种目光让我看着心里多发慌!我毕竟天天和同学们生活、学习在一起……

同学们,请你们理解我吧!我多么想和你们成为亲密无间的朋友,可为什么你们却对我是那种神情,用那种语言!我好孤独,你们可知道不被人理解的痛苦!我不想从你们中孤立出来,请理解我吧!

我渴望,我多么渴望两片森林茂密的枝叶长在一起,那时,我就能在这片完整、和谐、美丽的大森林中自由自在地飞翔!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