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时候,我在“嫦娥奔月”这个故事中长大。中国神话的神秘色彩勾画了一个个文化,填充满了我小小的心。

每逢中秋,我都会提着我的灯笼与父母来到莲花山或是天台赏月,看看天上的月亮,想象“广寒宫”和嫦娥:

嫦娥,洋是一位衣香鬓影、裙带飘飘的美丽女子,脸部优美的线条,有清秀、沉鱼落燕的容貌。她坐在月宫的某个庭院中凝视着人间,眼神忧伤而向往;或许,她在思念着人间的亲人吧。

吴刚,应该具有大多数仙人的文雅吧?但夹杂着的是粗犷。一刻不歇地砍着桂树,每次却都无济于事。他大汗淋漓,很豪气地一抹,继续苦干。

玉兔,时而捣药,时而撒娇般躺在嫦娥膝上,嫦娥纤细的手指在玉兔洁白的毛中划过。

嫦娥对人间、后羿的思念,吴刚的辛劳,玉兔的孤单再加上“广寒宫”这个让他联想翩翩的名字,人们因工作抛弃的情操,在传说的气味中苏醒,弥漫开去,城市笼罩上了一股叫“思念”的气味。这时,人们都会抬头看看天空吧,想象千里之外的亲人们。家乡的外婆外公、奶奶,在另一个世界的爷爷也有在吃月饼吗?

思想突然被拉回了现实。

烛火轻轻摇曳,月亮挂在苍穹。

是谁拨动我的心弦,让我把亲人思念。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