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天的出现,总在不经意间。寒冬腊月的时候,看着崭新的日历,知道春天就躲在里面。翻动日历,翻到立春、春分等节气,随着手指的翻动,想象中的春天在纸页里缓缓行进,一连串的画面也在心中涌现:流水、花香、歌谣、翠绿的杨柳、快乐的男孩……但人人心里都明白,现实中的春天与指上的春天,毕竟是不同步的,甚至可以说毫不相干。

春天,也许只属于敏感的眼睛、耳朵、皮肤,或者只属于那些被春天造就的最早觉醒的心灵。

比如,对于我来说,今年的春天,也许和一个小姑娘有关。大地冰封,过节的鞭炮还只是零星地燃烧,那天下午,我去一个朋友家玩,她在园子里玩跳跳鼠。那是用弹簧、钢管和铁片组合而成的玩具。她站在上面跳来跳去,那个沉重的玩具,此刻就显得十分轻巧,富有灵性。她嘴里数着:1、2、3、4……羊角辫也随着颤动。我忽然觉得,那不仅是她在跳,沉重的钢和铁也似乎跳跃起来,并且快乐。我身躯里积压的如钢一般的感觉突然消失。

春天是一个永恒的季节,它从没有远离,它总是在我们需要的时候,不期而至。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