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我越来越懒惰,我知道,冬天要来了。

我是一个贪婪“冬眠”的人,我迷恋被窝的密床,又无言以对老师的批评。让我睡多一分钟,这是个多美的愿望,可我已是在最后一刻,不能再拖了。总是在马路上飞驰,人流越来越多,可是我找不到一个蓝色的标志,那是我们学校的校服,我知道,又是我最后一个进场了。

我向老师说了一个无理的理由:我每天晚上都教好闹钟的,每天晚上我也总对自己说要明天一定要起来,可是,或许是我没有毅力,起来把闹钟关了也回床再睡,自己给了理由自己说再睡一分钟就够了,或者是去学校时跑快点……老师总是摇头“你真是懒惰成性。” 可是我有什么办法,我的身体不属于我,它总是不听我的。所有东西都是说得简单,做起来就难的。我只能叹一声我只是个平凡人,邓小平毛泽东那样的人,不属于我们这个世界。

他们说冬天美丽的雪景很令人向往,白皑皑的一片,令每年的圣诞更加浪漫。这个理由我很喜欢。但我还是不怎么喜欢冬天。我住的城市从不下雪,它会让我懒惰,我无法看到我喜欢冬天的理由。于是,冬天在我心里,从没有过什么特点,或许看了电视上的雪景我有这么一些心悸,可是我感受不到现场的感觉。

或许是今年变暖了,或许是我身体长大了,或许我自虐。我这么些天穿得都是单薄的衣服,永远穿得比周围人少,我向她解释说我享受这种感觉。如果不冷,我可以像夏天这样早早起床,精神抖擞,可是我却说我享受,尽管做早操时我是把手脚缩得怎么样,上课是怎么样打冷颤,如何瞌睡。今年,我不会和寒冷对抗,我甚至会跟它们打交道,我会吃很冷很冷的雪糕,水果,食物。我像她解释说我喜欢这样折磨我的胃。或许,我只是一个喜欢刺激的人,就像热辣辣的夏天我打火锅,吃很辣很辣的东西……

过完年就长大了,可是我早在生日六月就已经长大了,他们说新年才是。像往常一样照照镜子,却深沉思考。我真的一点都没变。身材,身高,甚至小孩子变得很快的容貌。那么我今年是白活了,或许说没有这一年的存在。你说我升年级了,脑子的知识多了,不,我说它也没变多也没变少,学习了今年的,可是我忘记了上一年的。年纪又往长了一岁,可是我认为,那也是虚的。

经历的事情也是慢慢忘记,一年一年的长大,却总感觉我人生只活了一年。12月末,那将是我的忌日,一月一号,我就会诞生。可是很幸运,起码依稀记得“前世”我是怎么了,可是这记忆,不会永存。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