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科考试已经完毕,成绩也算得上新鲜出炉了。一考完我便知自己数学又落下去了。一看成绩单,呵呵呵,果然不出我所料,的的确确是落下去了。

再说我这个人,已是毕业班了,却总是没心思好好复习。为此,家里并不少数落我、担心我。我语文、英语也算个学霸吧。唯独数学,我始终对它提不起兴趣。虽说每次都能上90分,但对于我那高傲的父母,恐怕是一种耻辱。因为我的姐姐是一位学神,她不仅语数英通,并且地理化学历史全能,这恐怕是我的父母最骄傲的事情。姐姐获奖大小无数,妈妈希望我能与姐姐的方向前进,甚至更好。这是妈妈对我的苛刻要求的来源。我的妈妈原本是一位温柔的女子,因为姐姐,造就了我高傲的母亲。我的数学水平,顶多在中上吧,妈妈为我操碎了心,一心只想着怎么让我多做些习题、试卷或上哪个名师的课程。她以为这样我就能提高成绩,考入名校,让别人对她羡慕嫉妒恨。

而我想的却是什么时候做完全部,妈妈就会让我去玩吧。 有了这个念头,我便整天泡在作业堆里,只希望能换来一点点玩耍嬉戏的时间。终于有一天我发现,我永远都走不开妈妈为我铸造的作业墙了。因为我只是单纯的以为妈妈让我做完这些习题便会适可而止,但。有一天,我彻底断了这念想,我知道妈妈不会放过我。一本一本习题,我仿佛看到了一张张钞票流失在这里。我忍不住了,我的眼里蓄满泪水,我愤怒的质问妈妈,问她什么东西比我的快乐重要?她扫了我一眼,淡淡地说,快乐有什么用?快乐能当饭吃吗?我泪眼婆娑,反问:那成绩呢?成绩能当饭吃吗?她的眼里有一种我看不懂的东西,她冷冷地说,至少能让你有好的前途。前途,前途是什么?对我来说,只是一个名词而已。我奢侈的是别家孩子牵着妈妈的手说,妈妈,我今天和同学玩的很开心。而不是她对我说:今天书店又有一本高质量的练习题了。我帮你买了,回家好好做,不要浪费了我对你的一番苦心。

每次看到自己的卷子,总感觉自己考得不错呀,而在家里却是:你肯定不是最高分吧,你看看人家,每次都是第一,你多没用啊,你以为自己考的有多好?去做习题去!听到这些,我总是有种寒冰刺骨的感觉。就好象是掉进了冰窟。我一次又一次的妥协,希望她能够给我玩的时间。她却一次又一次的逼我学数学。我累了,真的累了。

寒假来了,我知道,肯定又有一箩筐的习题在等着我,不,可能有更多。我想逃脱,就像活泼的小鸟想飞离囚禁自己的笼子一样。可是无奈,我的笼子却坚不可摧。每当我敲开一点,她就用更坚不可摧的精铁来打造一个我永远飞不出去的笼子。即使我满身是伤,她也毫不为所动。渐渐的,我的笼子变得暗无天日,再也不能透进一丝阳光。到那时,我该怎么逃离这个囚禁我的鸟笼呢?我还会像今朝一般越战越勇吗?不,我也不能肯定。如果到了那时,我还在自己的梦想和她安排的路上徘徊怎么办?我必须和她谈谈我的人生了,尽管我还不是很大。但我有必要跟她好好谈谈。我不能像姐姐一样被她安排自己的生活。

我不恨她,但是我埋怨她。我要逃离她的魔爪。是的,我要跟她谈谈,好好的谈谈。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