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城,莫春秋

其实,小的物质并没有什么不好的;毕竟面对喧嚣的世界,我们是沉默的大多数。

一、小城

小城,让人读起来总是带有一种宿命的味道。好像许多凄美浪漫的故事,总是喜欢把背景铺陈在一座小城之中,那种感觉很暖心;就像沈从文先生的《边城》。

我出生在一座小城,那种很安静的小城。

露天的煎饼摊,菜市场市侩式的谩骂;有些年代的旧城墙,从奶奶口中衍生出来的历史,还有那岌岌可危的旧房一齐维系着这座小城。

奶奶说,我的老爷爷——我爷爷的父亲。他是这座小城英雄,当年开设着小城里唯一的一个邮局,替共产党传递信息,在日本人的眼底下搞地下活动。

我听这些支离破碎的叙事,多少有些莫名的感动,说不清的情结,好像这个小城与我有莫大的关联。从那以后,我也开始习惯炫耀我的老爷爷。

载着一种美好的记忆,我在小城里慢慢长大,时间好像过得很快,很快。

从小到大,就是这般简单的成长。没有什么梦想,更没有什么痛苦,仅仅是面对年华安静的划过。那种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童年,让我多少有些失落。

但,从来没有想过,要离开这座城市。

从小到达,骑着一辆不旧不新的自行车;和邻居那个叫昕的女孩,一起上学。小学,初中;再到高中。

在不紧不慢的雨中,在大雪纷飞的寒冬,总是两个人一起出发,最后一起回家。到家的时候,街上的路灯都亮了。那种感觉很暖心,好像整个小城是因我们而存在的。

我很喜欢这种感觉,那种淡淡之中表现出来的一种宿命;想逃都逃不掉。

我以为我们会永远在一起的。

这种青梅竹马式的浪漫,也只会在这种小城之中默默的发生;结束。最后变得悄无声息。

二 、莫

中考结束,我和邻居那个叫做昕的女孩一起考上了省重点。然后我们又分到了一个班,日子又如照往。每天,我们早早的一起骑车去学校,晚上又一同回家,在家门口说声再见,晚安。

上高一的下半年,我们家属院里一个男孩在黑色的六月高考中脱颖而出,一举夺下市理科状元,考取了清华大学。

荣誉,接踵而至;采访,奖励。那段时间,我看的有些眼红。

从小没有梦的我,在那个夏天似乎找到一种归宿。其实说没有梦并不对,只是那些梦总是小的可怜。那些事关冰激淋,滑板车,顶多是一套运动装的梦;在如今看来是那么的可笑。

那丝藏匿在我内心深处的野性开始显露,因为那个考入清华的男孩。开始疯狂的蔓延。

果然,我的成绩开始飞跃,从那所重点高中的年级800名左右一举跃到了年级第65名。在此之间,仅仅是两个月。那段时间,我俨然看到清华的大门已经朝我敞开。

我偶尔会在上学回家的路上,向她炫耀一番我那看似并不遥远的梦。而她仅仅是眯着眼,傻笑。

小城的生活,其实是很安定的。偶尔的插曲,也会打乱那些看似排好的戏码。

就像,高一的那个暑假,邻局的女孩一下子就从这个小城飞走了。走得那么仓促,缺少理由。

其实生活,许多时候是不需要缘由的;发生就是发生了。

走的时候,她特地向我来道别。当时,我仿佛愣在了那个黄昏之中,我有些激动的说:“怎么,说走就走啊,明天就走?”她没有说话,仅仅是点了点头。临走的时候,她说:“放心,到了北京我会给你打电话的。”

北京,只是一个城市的代号而已,而对我来说是那么的遥远。或许,我印象中北京除了天安门就只剩下了清华大学,如今多了一个她。

整个夏天,她只来过一次电话,她的口音变了,已经学会了北京那种卷舌的普通话了。我怅然,放下电话的时候若有所失。

那个夏天,突然过得好慢好慢。慢的可以看到牵牛花一点点的爬高,直到最后凋谢。

三 、春秋

那看似漫长的暑假,终究还是结束了。

开学不久,我病倒了;病的很严重。在我们那座小城里最好的医院,一个月。转院,北京儿童医院。

到了北京儿童医院,我打电话给她,那是我第一次给她打电话。

我说,我病了,病的很重,在北京儿童医院。电话里,她哭了,她一定要问清我的住院大楼的地址还有我的楼层和病房,说要来看我。

我慢慢地把这些地址,小心地告诉她。她说,明天,最迟后天一定来看我。

那时我天真的以为她会来,心里的希望一下子溢的好满。可是,那种悬浮的希望最怕落空。

她没有来,其实根本没有明天,更没有所谓的后来。

病得最重的那段时间,感觉自己已经没有活下去的力气了。

那时候,我夜里经常会做噩梦。奶奶告诉我,孙子别怕,梦是反的你会好起来的。从奶奶说过之后,我就再也没有做过噩梦。

其实住在北京儿童医院的那段时间里,最想的不是梦想,也不是她,反而是那座小城里奶奶的家。

奶奶的家,是那即将面临拆迁的土房。我们曾多次劝奶奶搬到我们家来住,可是奶奶说,这地方她都住了几十年了,不想走啊。

小城,纵使再小的城,也会在历史的车辙下缓缓前进。而前进,就会带来伤害,例如我的奶奶,还有那属于她的土房。

我从小在那土房里长大,那种小小的幸福与忧伤,本来以为长大了,会忘记;可是在生死边缘的时候又开始被记起。而且那种富有画面性,带着一种主观的回忆让人无法拒绝的暖意。

其实,那些看似小的东西,本来会再也记不起,可是在某些时候会显很重,很重。

就像,小城。到了北京,才发现原来它并不小。

四、写在后面

我终究在北京儿童医院痊愈,出院。

出院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搬回奶奶家住了半个月。那段时间,感觉又像回到了童年,有一种重获新生的感觉。

因病,休学一年。闲暇的一年,让我有机会可以重新去喜欢上那属于我的小城。我可以去光顾小城里那有特色的拉面馆,去盗版的二手书市场和老板闲聊,去和摊煎饼的儿子一起去打街头篮球,可以做我任何喜欢做的事情。

新学期开始后,依旧很努力。可是感觉就像元气大伤一般,再也无法像以前那样学习状态,学习成绩也开始趋于平淡。

在这漫长的休学一年之中,与清华无关,与她无关。慢慢地长大,某些看似疯狂的想法开始在那一年中慢慢消退,最终悄无声息。就像,那曾经疯狂生长的清华梦,还有那种自以为是的青梅竹马的传说会在我身上延续,如今想来,是那么的遥远与陌生。

在某个夜晚,我站在小城的边上,发现那座小城其实并不小。真的,甚至对我来说有些大。

星空下,我越发的着迷于这个并不繁华的小城。抬头,流星划过,据说明天是晴天。或许,天会一直晴下去吧!

我,嫣然一笑。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