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了散文《松树的风格》,知道松树有它独特的风格。上山下乡后,天天都能见到荒岭土坡上的松树,却未悟出它的风格。一直等到去了三清山,我才算真正领略出松树的风格。

三清山的松,长在险峻陡峭的山崖上,有的盘石而生,有的破岩而出,有的挺于峰顶,有的垂挂峭壁。李白曾赞叹蜀道的松景是“连峰去天不盈尺,枯松倒挂倚绝壁”。三清山的松就是这般奇俏。它们虽不像东北松那般高大挺直,却也绿云如盖,生机盎然。南山玉台观景台上,有一棵古松,直径1.1米,高仅3米,枝虬若龙,干曲如盘,树根穿岩钻缝而入,枝叶茂盛。据考证,树龄已有500年以上,人称“颐寿松”。

在南山的一个山头上,我看到了一番松树的奇景。山顶上的一小片松林,每棵树都只有半过。林子右边的树,齐刷刷地只朝右边长枝长叶;林子左边的树,齐刷刷地只朝左边长枝长叶。松林的中间是一条光秃秃的长带。我想,不知何年何月何日有过雷电从林的中间强力劈过,将树的一半剪去;或是年复一年有一股强劲的山风从林中吹过,阻碍了树的发育。不管什么原因,这些松树没有倒下,依然顽强地成长壮大。这种精神,使人油然而生一种敬意。

看着高挂在悬崖上的松树,我一直在想,那些树种不知是怎样送上去的。有人说是随风飘上去的,有人说是鸟衔在嘴里不慎跌落的,还有人说是飞鸟啄食了松子,未来得及消化,就将它拉在了悬崖上。不管怎样,这些种子在雨雪的滋润下,都发了芽,生了根,长成了大树。有人说这是幸运,十分偶然。我认为这话不全对。尽管种子的跌落纯系偶然,但是顽强的生命力才是它们赖以生存发展的根基。看那松,并未沾着多少泥土,却也郁郁葱葱,迎风挺立。想那根,弯弯曲曲钻进石缝,抓住每一线生机,依然茁壮成长。千百年来就是这样地坚忍不拔,顽强地与风霜雨雪相拼搏,这就是松树的风格。它们虽然没有翠竹那么修长幽雅,但却有着顽强的生命力,给人以启迪、深思和勇气。

在深山高处,气喘吁吁之际,我遇见了一位独臂少年。当时,他正在聚精会神地写生,在画一棵倚挂在峭壁的小松树。交谈后得知,他是山下附近的一名中学生,因疾自幼就截去了一只胳膊。他很乐观,对生活充满信心。他说,他喜欢画画,进山已经好几天,利用暑假的时间出来练笔。他十分腼腆地告诉我,他将来要当一名画家,一只胳膊的确不方便,但学画没有什么妨碍。他说:“我喜欢松树,也喜欢画松树,将来要做一个像松树一样坚强的人。”

哦,真没想到,这个看似弱不禁风的、瘦小的独臂少年,内心世界是这样充实。他的身上充满一种蓬勃向上的朝气,像是一棵从石缝中伸出的小松苗,正在经受着大自然的磨砺。我想,千百年来,那些悬崖峭壁上的松树,不就是这样一寸一寸地长高长大的吗?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