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7月28日星期二 姐妹花去逛街咯

姐姐,我要吃,我要吃嘛!’’ 瞧,这是谁在撒娇啊?是我可爱的小妹妹啦。哈,我们正在一家又卖烟酒又卖好吃东西的,正宗的“大杂烩’’商店里大快朵颐呢。看她,吃得满嘴都是辣椒粉,虽然被呛得说不过话来,可还是要拼命把鸡柳肉往嘴里塞。我连忙用纸巾帮她擦拭,然后趁这空档狼吞虎咽刚才没吃的份儿。她见我这样,就丢开纸巾拼命地抢过来吃。一串热气腾腾,香味扑鼻的鸡柳肉不一会儿就被消灭得一干二净。我心满意足地擦擦嘴,那心情,真是晴空万里啊!可妹妹这小不点还是不满足,可怜兮兮地扯我的衣角:‘‘姐姐,再吃一串,再吃一串,好不好?’’我大手一挥:‘‘不行,过过瘾就好了,别这么馋。’’见我不肯答应,她就睁着水汪汪的大眼睛,不停地念叨道:‘‘姐姐对人家最好了,带晖晖(我妹的全名叫廖春晖)去坐车车,带晖晖去买奥利奥,带晖晖去喝奶茶,就带晖晖去吃多一串肉肉嘛''''''好不好嘛?’’我受不了她的软磨硬泡,只得说:‘‘好好好,姐姐带你去吃。’’听了我的话,她欢呼雀跃地拉起我的手就要去买鸡柳肉。我和她被背靠背,汗流浃背的人群挤得受不了,却不得不为了美食奋战,谁叫‘‘民以食为天’’呢?

吃完东西之后,乐得屁颠屁颠的妹妹就任由我牵着她的手到处逛了。我叹了口气,终于可以去书店看看书了。于是,我就和妹妹走进了书店。好不容易找到了一本合心意的书,我就认真地看起书来。起初,妹妹对书店这安静的陌生地方很感兴趣,可慢慢的就象焉了的茄子一般趴在书架前,对我说:‘‘姐姐,这儿好闷,晖晖要回家,晖晖要回家。’’我对她的反应完前不感到意外,用了‘‘杀手锏’’。我从容地在书架上拿下一本现在在中央少儿台热播[[花园宝宝]]杂志,她就立刻被噎得说不出话来,眼睛里除了亮光还是亮光。好不容易才能看了一会书,她却看腻了封面(因为书是有包装袋的,不能拆开)。我尽可能地拖住她,她却不知好歹地嚷嚷起来:‘‘姐姐,我要回家!’’她的大嗓子在安静的书店格外大声,

引来了好多人注目。我不得不抱起还在嘀咕的妹妹拼命逃出了书店??????

妹妹在前面高兴地冲我喊:‘‘姐姐快跟着晖晖,晖晖要和姐姐赛跑!’’金色的阳光静静地洒在她身上,我默默地想:有她这样可爱的小妹妹,一辈子,已然足矣。

2009年7月29日星期三 我的思考

打开六年级上学期的资料,正准备做,耳边却萦绕着张老师的话:‘‘上了六年级,会非常的辛苦。早上要上早课,晚上也要多上一节课,再也没有什么活动可以参加,副科也不能上,课程非常紧,而且学习的内容与五年级的差很多,若果不努力就会跌倒谷底。不断地做试卷,评讲试卷,真的连老师都觉得很枯燥。’’我放下笔,撑起头,想:六年级,究竟是怎样的呢?听别人说,毕业班都是很辛苦的,是真的吗?也许吧,毕业,算是我人生的第一个转折点了。不过,如果读书并不辛苦,那么读书还有什么价值可言呢?那也就没有什么有毅力的人,没毅力的人之分,也就没有国家栋梁和草芥之分,当然也没有穷人和富人之分啦,不是说会读书的人才有出路嘛。而且,读书毕业也是人生必经历的事。黄老师不是说,读书有两种选择,第一种就是,用22年的辛苦换50年的欢乐(因为现在人起码可以活70岁,而从读小学开始到读完大学需要22年的时间),还是想用22年的欢乐换50年的辛苦呢?这个换算真的非常贴切呢,对不对?嗯,那就努力,努力,努力吧!我想要成功,就必须要加倍学习。黄老师说过啦,父母养着你,每天照顾你的起居饮食,每天送你来上课,如果你不好好读书,就是不为自己想想,也要想想自己的父母啊,你的父母辛辛苦苦地养大你,要是你不好好读书,你对得起他们吗?就是你不想想父母,国家出钱免费让你接受教育,你不好好读书,对得起国家吗?所以,问问自己,你尽到了自己的义务没有?这句话说得真的是强有力啊!我一定要加油啊,不能屈服,也不能低头,想着伟大的成功彼岸,前进吧!!!

2009年7月30日星期四 干家务活

今天傍晚,妈妈要学习打字,煮饭这差事自然而然的就落到我头上了。我二话不说就进了厨房,毕竟好久没干家务活了,现在做一下也不会怎么样啊。我

从橱柜里拿出妈妈中午买回来的马铃薯,然后从刀架里抽出一把小刀,准备削马铃薯。我坐在小板凳上,用刀在马铃薯上削一条细细的丝。为了速度可以快点,

我想用‘‘滑削法’’来削。‘‘滑削法’’是这样子的:用刀在要削的地方用力斜斜地一批削过去。可是它的弊端在于,即使能够很快地削好,可是费去的肉很多。

还记得前一阵子我削水蜜桃吃的时候用这种方法,结果活生生地把一个大水蜜桃削成了一个小毛桃。唉,我可不敢再使用这种方法了。那么,只好耐心地,慢

慢地削了。一条,两条,三条,越来越多的土豆丝调了下来,我喜滋滋地想,这还是个考耐心的活呢。

差不多削好了一个,妈妈来‘‘探班’’了。见我慢吞吞的样子,她苦笑道:‘‘你的动作太慢了,等你削好都不用吃饭啦!’’我反驳道:‘‘慢工出细活哪。’

’正说着,削到了一个坑窝窝,一不小心就割到了手。妈妈叹了口气,箭步冲过来,夺过了尚未削好的另一个马铃薯。只见她从容地从刀架里抽出了万能刀,

我还没来的及说什么,她就削好了一大半。我怨道:‘‘怎么不早告诉我啊,我用小刀削得又慢又容易伤手。’’妈妈答道:‘‘你呀,傻呗,用万用刀削皮快得不 得了,你用小刀削的,削下的皮是薄,肉也多,可是有一筷子多吗?’’我吐吐舌头,说:“那你帮我削好我来炒吧。’’妈妈点点头表示默认,我就安静地呆在一旁等。

啊,终于到我大展拳脚了。我系上围裙,搬着小板凳到灶台处。站上去,先在锅里放点油。爆好了锅,我就抓起洗好的马铃薯片儿,准备丢进锅。可是突然我却打起了退堂鼓:这水要是沾到锅上就会弹起来,炸着手可怎么办啊?我不禁有些犹豫了。正想去找妈妈帮忙,却忍不住想挑战一下自己。哎,烫着就烫着,

就当是练练胆子吧。这样想,我就一点也不惧怕了。“啊’’!嘿嘿,我成功了哦。这下,我不禁想起了作文书上关于煮饭的文章。真的是太假啦!!!净是写什么

太难啊,不想做啊,或是失败了,灰心丧气,又想起谁谁教导说失败为成功之母,就鼓起勇气,终于成功的烂情节,写得都不真实!亏他们还能大摇大摆地上作文书,拿稿费咧,这是说已经没人写得了好文章了吗?真气人。

哎哎,经过一番努力啊,总算是炒好了马铃薯。不过说来还真够辛苦,翻马铃薯片都翻得手软了。不信啊,自己去帮妈妈做一下饭,有同感啊,在精神上

熊抱一个吧。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