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是夏天的风光还没耍够,还是秋天的威风没能建立起来,今年的九月,太阳依旧把它的热量向大地传递,让人热得受不了。

 

 上午,我趁天气还没热起来,便一溜烟跑进了学校。谁知,上午的第三节课竟然是体育课。虽说我极不情愿,但是第三节课还是来临了。我垂头丧气地来到操场。太阳像一支浩浩荡荡、无孔不入的军队,向我说:“来吧!”站在阳光下,开始肆无忌惮地向我进攻。它们就像一根根刺一样,深深地扎进我的皮肤,把它的热量传递给我。顷刻间,我浑身上下都热血沸腾了。汗水开始永无止境地从我的毛孔里冒出来,就像一层胶水,覆盖住了我的皮肤。那烫,就像把我扔到开水里面去煮一样难受,就像放在烧烤架了一样难熬。太阳的军队还在我的身体里做着环球旅行,一直等到体育课结束了以后,它们才肯放我回教室。

  

中午回家吃了饭,我又要上学去了。此时,太阳更加疯狂,更加毒辣。我便开始和它打“游击战”。在树阴的保护下,我勉强可以支撑,但一到太阳地地盘我就无可奈何。太阳像一根皮鞭一样,不停地抽打着我,我只有采用逃跑的方案。可太阳就是那样的顽强,一直不停地跟着我,追得我筋疲力尽,连一点反击的力气也没有。我感到天旋地转,自己已经疲太阳打得头错脑胀。好在我家离学校并不是非常远,没过多久,负伤累累的我,就拖着一个被太阳烤干了的架子,回到了我座位上。

  

下午第一节是语文课。教室里的闷热,令人无法认真学习。一颗颗晶莹剔透的汗珠从我的额头泌了出来,我感觉我们就像是一条条被硬塞进罐头的沙丁鱼一样,挤在这被密封了空间里。尽管四扇窗子全部都打开了,可好像不奏效,空气没有办法流通。我们就闷在这里面,连呼吸都有些困难了,再加上从窗外射进来的阳光和一些乱七八糟的臭味,这教室便成了比监狱还要难受几十倍的地方。时间似乎在这时凝固了起来,每一分每秒都显得格外漫长。我只有默默地祈祷:快一点下课吧,快一点下课吧……

 

 秋天啊,你的威风怎么就建立不起来呢?夏天啊,你的风光到底要什么时候才能耍完呢? 难熬的秋老虎啊,什么时候才能到头呢?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