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情

我很小的时候,我就对雪有一份说不清的情结。每当冬天悄然而至的时候,我就守在窗边盼着飘雪的影子。在记忆里,姐姐常常笑着对我说:“傻妹妹,南国的冬天太暖和了,又怎么能看到下雪呢?”我知道姐姐不会骗我,但我还是喜欢在冬日的清晨里这样依在窗边,等着下雪,等着一个奇迹出现……

后来,爸爸把我们送到了美国的芝加哥读书。当我们来到这个陌生的城市的时候,这里的热情已经被十月的寒气吹散。冬天,在芝加哥竟来得这样匆匆!于是,我一下子又想到了下雪。我用蹩脚的英语向小伙伴们打听,他们热情的告诉我,雪很快就会来到我们的身边。

然而,转眼两个月快过去了,雪还是像个缺席的孩子,姗姗迟来。焦急的妹妹都等得有点不耐烦了,整天像小鸟一样围着大人们啁啾个不停。我心底的那份期盼也被她撩拨的快要跳出来了。

一天黄昏时分,气温突然急剧下降到零下八度,飕飕的寒风送来阵阵透心的冰冷,我们都不得不把屋子里的门窗关的紧紧的。然后,我和妹妹一起坐到了窗台上。才一眨眼工夫,雪花就纷纷扬扬的从天而降。看,它们多像个可爱的精灵,裹着皑皑如棉的衣裳,撑着天使的小伞,慢慢得,轻轻地,一片又一片,朝我们一步一步走近。雪越下越大,雪花也越来越多,它们在不经意间擦亮着夜空,装扮着树梢,轻抚着水塘,然后悄悄地从我们的屋顶飘下,从我们的窗边擦过,没有声音,不着痕迹。这时,我忍不住把脸慢慢地靠近玻璃,轻轻地呼一口气,然后用小手一点一点地勾画着贴窗落下的雪花图案。不知不觉“雪花”竟然飘满了整个屋子。我看着窗外窗内飘飘扬扬的雪花,心头感觉惬意而熟悉。啊,这不正是梦里的童话雪国吗!

这时,妹妹跑过来紧紧地抱着我,说:“姐姐,等明天雪晴,我们约上邻居的外国小朋友一起去踩雪好吗?”我回头望了望妹妹,从妹妹的眼眸里,我看到了一个美丽的雪精灵在欢快地跳动着,她是那样纯洁,那样美丽……

那天夜里,我做了一个很甜很甜的梦:我把窗边的小雪花装了满满的一小匣子,然后把她带回了家乡,带给了我最亲爱的爸爸妈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