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朵云飘过,似悲似喜,是在对我笑还是在啜泣?

几滴雨落下,似愁似悦,是在对我哭还是在欢笑?

金秋时节,多愁如天上的郁郁的云,老如心事重重的七旬老人般孤独地寂寞地游过,漫无目的地看着其他无关的云彩,木木地,茫然地,奔向只属于自己的遥远天际……

花季少女,总有无数条神经牵引出对秋的绵绵之意,看着窗外鞯挠辏闹幸踩缤饷嫖薇呶藜实挠炅卑悖乃汲钣可闲耐贰

青春时期,总有许多故事出动内心深处那片最隐秘的花园,里面开满了各种各样的美丽花朵,里面只是绚烂的色彩?不,里面有一抹灰色的暗伤,那是任何人都无法察觉的,除非……那个人是第一个跨进来的闯入者……

我不是林黛玉,懂不懂就唉声叹气,连喝杯酒都要背着众多姐妹偷偷倒掉。毕竟,她已经过了最美好的时期才香消玉殒。

我不是李白,开口就是千古佳句,见景就抒情,开口就是流芳百世至今朗朗上口的诗词。毕竟他长寿,人到晚年才入土为安。

我不是王二小,精忠报国,从小就有深刻的爱国意识驻扎在心,应了那句自古英雄出少年的话。毕竟他只是个七八岁的小孩儿就英年早逝。

我还有青春,我还没有人老珠黄,我还没有虚度光阴,也不是处在七岁八岁狗都嫌的年龄。摆在我的眼前的是一片辉煌的未知的锦绣前程,我要踏上征途,认真地走好我青春的每一步,把握属于自己的那片云,那朵花,那棵草,那条溪,那块天……

青春,总是那么令人糊涂;青春,总是那么令人茫然;青春,总是令人那么地怪异。

青春,令人感到自己是那么地成熟,但这种成熟又好似很懵懂,很模糊,很透明,触手即碎的长大,遥不可及的独立。但!它好似又在眼前了!忽上忽下,时隐时现,仿佛伸手可及,就像已经牢牢地抓在手里了般的满足,甚至,骄傲与自大也占有它的一席之地。

花季使人惶恐不安,各种变化一直围绕着我,就如一群胡闹的蜂儿蝶儿,不停地叫,不停地飞,我的思想也好似随它飘飘然去了,到了一种脚离开地的令人惶恐的境地,让人没来由地惊恐慌张,尽管那些蜂围蝶阵把我托得很紧,我应该是一种像着陆般的安定,但周围的风景都是原来往天上仰望才能看见的风景,现在身临其境了,反而有一点点地恐慌,倒想返老还童。是的,我感到我长大了,甚至于有点老了,我开始胡思乱想――我的老年将会如何?我似乎还听到了死神的一步步逼近的脚步声。

浮躁得让人发疯的时期,好像一点点的芝麻事儿都能左右自己的情绪了。我已经不再是我了,而变成了一个任情绪摆布的木偶娃娃,总有那么几条线,牵引这我上上下下,左左右右。仿佛“愤怒、轻松、悲伤、愉悦”这四种最最平常的情绪名词,转眼间变成了我的主人,而我,成了他们忠实的奴仆,有着基督徒般的虔诚,无条件地服从这他们发出的指令。

青春这个东西,很美好,很幸福。美妙得如同一副绝世佳画,但,我要记住的是,就算用再华丽的,再精湛的画工将这幅山水图装点得多么地充满魅力,经过时间的冲刷,依然会退去它当年的色彩。花季,弹指一挥后,只剩回忆……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