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是冬季,飘零的雪花带着悲戚的美丽,轻轻,在这个人世间旋转,丝丝的寒意让人禁不住瑟瑟发抖。

严冬,没有鸟鸣声,鸟儿早在秋季便张开了翅膀,对着美丽的南方,走出突然而又必然的一步,而落下队的鸟儿,亦或是依恋北方不肯走的鸟儿,会被那茫茫的大雪吞噬。

于是,在冬季,曾经轻巧、可以在蓝天飞翔的身体,变得僵硬,沙哑的歌喉,再也不能唱出,春日时那引得百花齐放的曲子。

当小小的身体,被大雪掩埋时,那一个个脆弱的灵,是否,会有怨怼?或许,它们会怨,怨自然的无情,却不知,无情的结果,是因为它们当初的犹豫造成的。

喜欢自然,感叹那种玄妙,能将万物安排得那样的和谐,然,谁又知道,自然的和谐之后,是什么呢?让万物生存的定律,是无情,还是理智?不过看来并没有知道的必要。 如同高山流水,只是一种浑然天成的意境罢了。

冬,似乎只有凛冽的寒风的寒风呼啸,只有皑皑白雪,以及――雪地中的,那抹艳红。梅。

梅花高洁,那铮铮傲骨是许多诗人予以歌颂的,或许,不是很喜欢梅,但是无可否认,鲜艳的花朵,是那个季节里,最美的点缀。

落叶飞花,似乎都是无情物,但是储存在心间的那丝美好,那淡淡的感动,却远比花瓣飘零的瞬间更为动人。

或许,冬,不需要歌颂,浑然天成的美丽是对于它最好的祝福,但是,当用雪水洗梅,当找到梅花残瓣时,一种淡淡的怜惜,带着明日的感悟,会让人,得到,更多。

孤雁不饮啄,飞鸣声念群。谁怜一片影,相失万重云。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