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路旁的那棵白杨,鲜嫩的深绿被缠绵的秋风带走,只留下一身疲惫不堪的焦黄.

午后的阳光依旧灼人,身上的皮肤被夏末的金日染成黑色,心情也是黑色.

LJ说,她很幸福,她会誓死捍卫她幸福的权利;

我说,我却痛苦,付出所有也不能摆脱折磨.

无边的思绪早已帛离生命的躯体,任由一具行尸走肉自由浪荡.或许生命早已在那个阴郁的星期五终止,尚存的不过是一个苟延残喘的不灭之梦,死灰复燃的可能为0%,那个痴梦早已化作一滴泪水深藏在心底.

一阵卷风,带着那片写满我心言的枫叶在空中旋转,像灵动的蝴蝶,纷纷扰扰,缠缠绵绵.一直到天之涯,海之脚.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