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子:

S:知道我为什么叫自己S吗?因为它弯曲着,似人生充满曲折。

七月:知道我为什么喜欢S吗?因为si念。

S在雪白的纸上轻轻的写下:“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

七月在废纸上潦草的写下:“红豆生南国,春来发几枝。愿君多采撷,此物最相思”。

1.S形的路

七月和S是青梅竹马。S自小孤苦,由外婆抚养;七月父母安好,家庭富足。S很快乐,七月很不快乐。

那一年秋天,七月的父母吵架,丢下年幼的七月不知去向。七月坐在门口不知所措,使劲的用石头想砸坏门上的锁,可是怎么也砸不坏,最后只有坐在那里哭泣。也深了,山里的乡村弥漫着很弄的寒气。后来S来找七月,看到了已经不成样子的七月,没有说话,只是牵着他的手,替他擦干眼泪,带他回家。

那一年,S六岁,七月七岁。没有人知道七月的父母去了哪里。七月成了S的哥哥。

六年后的秋天,村子里开进来一辆小车,直接停在S那破旧的土房子前。走下来一对穿着很华丽的夫妻,说是七月的父母。S知道,七月终于要离开了。

S拉着外婆的手站在门槛前,看着被一双大手紧紧抓住的七月,像六年前的秋天一样哭泣不停。S的眼角却没有一滴泪,或者她强忍住没有将流水流到脸颊上。

突然,七月挣脱了那双大手,向深山里跑去。S也松开外婆的手,追了上去。背后传来大人们惊恐的喊叫声。

曲折的小路,坑坑洼洼的土丘,凄凉的空气。

七月拉着S的手死命的奔跑,脑海里浮现出六年前的求天,S拉者自己的手,牵自己回家。不记得跑了多久,知道后面没有了大人们喊叫的声音,知道脚连一步路都再走不下去,那正是S的尽头。

天阴沉沉的,开始飘起雨点。

S望着眼前一个个高耸起的土丘,还有墓碑,心里突然有点恐惧。回头看却是弯曲的S形小路。

雨水打在S单薄的身体上,浸湿了她破旧的白衬衣。她咳出声来。

S抬起头突然看见七月坐在高耸的土丘上,脸上带着很邪气的笑容,S感觉那笑容是那样的陌生,还有恐惧。

你快下来啊!那是死人的坟墓!S很大声的喊叫着,似乎要连坟墓里的灵魂都要叫出来一样。

可是七月不理S,只是对着S很邪气的笑着,S却怎么也看不懂他的笑容。S哭了,只有两滴眼泪,S说过,自己永远不会哭泣,可是她还是哭了,她很害怕,她害怕失去七月,可是S的尽头已经没有路可以再走下去了。

他们找到S父母的坟墓,偎依着坐在墓碑前,冻的发抖。S的嘴唇冻的发紫。七月的眼泪终于没有再流下来。

你会离开我,是吗?

七月咬着牙齿,轻轻的点头。

你还会想我吗?

七月伸出双手将S抱在坏里,使劲的点头。S额头上流下的雨水突然有了温度,S看到七月又哭了。伸出石头的右手替她擦掉眼泪,却怎么也擦不干了。

你要坚强,不要再哭了,知道吗?S一字一句轻轻的说。七月却再也没有回答他,连任何动作也没有。

七月的父母找到他们的时候,两个孩子已经昏迷不醒。衣着华丽的夫人和穿着名贵西服的两个人看着司机带走两个孩子,拽了下拖在地上的衣服,似乎还在抱怨。

他们带走了七月,给S的外婆留下了一大笔钱。走时,村字里不少小孩都追着小车跑了很久很久,知道再也看不到小车的影子。

S躲在很远的地方,泪水湿透了她那破旧的白衬衣。

2.七月的S

七月被父母安排在一家贵族学校,初中一年级,他倔强的选择了住校。

学校里总有人欺负他,打他,骂他。但七月从不哭泣,从不还手,从不跟任何人讲。他把发生的所以的事都写在一个很小的笔记本上,封面上是一条S型的小路,还有他加上去的《相思》。那本本子是S送给他的十二岁生日礼物。

每个夜里,七月的心都会飞回和S离别的那一天,奔跑在那折的小路,淋着冰冷的雨水,牵着S那几乎没有温度的小手。

S生日那一天,七月又看到《相思》这首诗,他强忍住要流下来的泪水,默默的在纸上写了无数遍“红豆生南国,春来发几枝。愿君多采撷,此物最相思”。

在日记里,七月经常写到:S,你知道吗?我又看到你了,我坐在坟墓上头,邪气的笑着看你,你却很害怕的哭了,虽然只是两滴眼泪,但是我真的看到了。知道吗?我真的好想好想你。我没有和他们说一句话,我成了哑巴,我从来不说话,只是写字。我害怕,我真的好害怕再也见不到你了。我更害怕见到你的时候我已经真的不会说话了。我现在每天都写日记,每天都祈祷能见到你,可是,真的无法实现,我再也回不到过去,再也见不到那曲折的小路,再也见不到我的S了。

七月总是重复的在日记本里写这一段话,直到他在学校里被欺负的事被父母知道后,带了他回家,无奈的情况下给他请了家庭教师。

可是,S仍旧不会说话。

3.秋天

那一年,秋天来的很早。七月,树叶就已经落光了,大街上很萧条,空气里也尽是凄凉。九月已经是有很弄的寒冬气息了。

在一次父母出差的时候,七月跑出了家门,没有告诉任何人。他决定去寻找S。

沿着记忆,他很努力的走。可是他再也找不到回乡的路,最后连一点记忆都找不到了。就那样,他在大街上流浪了七天七夜,身上的钱终于用光了。

你会离开我吗?

你会想我吗?

你要坚强,不要再哭了,知道吗?

七月记得S说的每一句话,可是他做不到了。他真的好冷,好饿,可是七月没有说出声,他知道自己终于再也说不出话来了。

泪,温存的泪流了下来,还好,还有泪。七月很珍惜的流下了最后一滴眼泪,闭上了眼睛。

一阵冷风吹过来,几片叶子飘落在七月蜷缩着的身体上,覆盖在他的脸上。

第二天,大街上围满了人,看着躺在地上已经死去的少年,啧啧的议论着。谁知道是不是卖火柴的小男孩在冬天即将来临的夜里饿死或者冻死了呢。

七月死了,或者说是幻想着与S牵手奔跑在S形的小路上,到达了S的终点。

4.结尾

后来,S走出了大山,在一所高中里当了班主任,她给同学们讲了她和七月的故事,还有那S形的小路,然后看着一脸茫然的学生,笑了。

———————————————

FROM:简单文学社,风叶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