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饭馆里喧闹非凡,我坐在一个不起眼的靠窗的位置。爸妈点着菜,我无所事事。服务员端来了三个普普通通的白色茶杯,我伸手接过递给我的那个杯子,捧在手心里端详。在杯底蜷缩着几片很小的茶叶,躺着两三粒褶皱着的枸杞,以及一朵小小的愁眉苦脸的白菊。没有水的滋润,他们显得很憔悴,很狼狈,就像所有经历过一整个冬季折磨的事物,疲惫不堪。期盼着阳光的温暖,春雨的润饰。水从茶壶嘴里泻下来,热气腾腾,云烟氤氲。我模模糊糊看见他们在那朦胧的白雾中轻快的旋转、舞动,惬意地将自己的身体浸在暖和的水中。

我低下头微微吹了口气,继续不动声色地观察着他们。周围的喧嚣与我无关,我将自己全部身心投注在这杯茶上。

微风拨弄水面,泛起点点涟漪,茶叶仿佛是第一个收到召唤似的,渐渐从沉睡中苏醒过来。他不再裹着身子做着关于严冬的噩梦,水温柔地拥抱着他,抚平了他所有的恐惧。睁开眼,他微笑着打量着这片新天地,真实的天地。他慵懒地伸了个懒腰,抖擞抖擞精神,舒活舒活筋骨——就像千千万万、普普通通的植物在春天做的同一件事那样——他将嫩绿的身子渐渐伸展开来,就像树木抽出了新的枝芽。有一片茶叶轻飘飘地浮了起来,一晃一晃,像一叶扁舟那般悠闲自在,好不逍遥。

水用炽热的体温熨展开枸杞密布的皱纹,以及他紧锁的眉。他似乎一下子变得年轻了许多,脸色变得更加红润,凸现朝气,原本干瘪瘪的身子也被注入了新的活力与生机,变得圆润充盈。就像春天蔚蓝的天空中,那些飞翔着的,象征梦想与希望的气球,充满了名叫“甜蜜”的气息。

枯萎的白菊似乎又重获了新生。菊是不会开放在暖风里的,但此刻的我却分明目睹着那不可能发生的“奇迹”,我看见那朵小小的白菊缓缓地张开了她柔嫩的花瓣,仿佛真的绽放了一般。她不再板着苍白严肃的脸孔,眼神里也少了一点凛冽的寒气,多了一点温柔的笑意,但气质仍旧高雅端庄。我不禁想起了黄巢的诗句:“他年我若为青帝,报以桃花一处开”,原来将是这幅景象。

翠绿的茶叶依旧在水面打着转儿,茶的清香夹杂在水汽里弥漫着,渲染开来。窗外,各式各样的人,喧嚣的尘世。嫩绿的叶,缤纷的花,也都在传递着什么消息。但我无心顾及,只呆呆地失神在一杯茶中,失神在茶叶、枸杞和菊花所组成的最生动形象的画卷之中。

茗春,明春。

手捧香茗,春暖花开。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