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间四月芳菲尽,山寺桃花始盛开”在这个杨柳吐新,芳草鲜艳的春季,也正是桃花含娇芳满天的时节,一年一度的桃花节到了。久在家中无聊,突然想到何不出去散散心去赏桃花呢?于是结伴去郊外一处叫桃林沟的旅游胜地去赏桃花。

  

  那天正好是阴天,在去的中途便开始下起了蒙蒙细雨,同伴想折途而返,我却执意不肯。觉得在这样一个烟雨霏霏的境中赏花更美,更富有诗情画意。于是披着细细密密的桃花雨我们走进了桃林沟。刚步入园内,扑鼻而来的是那柔风中送来的阵阵花香,淡淡的、甜甜的、清新自然,沁人心脾。放眼望去满园是一片嫣红,那盛开的桃花像是一片片胭脂,染着富饶的春之山河,又像是一团团云霞,映着充满生机的大地。只见桃花灼灼,缀满枝桠,妖而不俗,芳而不艳,娇而不张扬。朵朵桃花或掩面、或含苞、或怒放,而那浅浅吐出的新绿更平添了几分诗意。一株株桃树托起一团团花瓣,就像姑娘娇羞的面容,粉红粉红的,在这丝丝细雨的滋润下花芳、叶嫩、凝露欲滴,越发显得娇艳了。这样的美景也只能用“满树如娇烂漫红,万枝丹彩灼春融”的诗句来形容了。潮湿的空气中到处弥漫着幽幽花香,让游客顿觉神清气爽,如痴如醉……

  

  此时,我突然觉得在这样的桃花雨中,应该有一个撑着油纸伞丁香一样的女子,结着浅浅的哀怨走在桃花园里,轻身慢步的赏花,而又逢着一位穿着长衫撑着油纸伞的先生回眸凝望。再次演绎戴老先生笔下的江南雨巷的动人情景。在这样一处桃花烂漫的园里,伴着柔柔的桃花雨,那个丁香一样的结着哀怨的女子让桃园更平添了几分诗意和浪漫。置身于这样动人的美景中,我只是一位看客,一位红尘之外的看客,不带有任何的沧桑和忧伤……

  

  我们常常把桃花和唐诗宋词联系在一起,桃花的美总会勾起许多诗人的赞美之情,乃至引得文人墨客纷纷落墨提笔尽情挥洒,以表对其的喜爱之意。桃花也总是与爱情有关,这不禁让我想起了唐朝诗人崔护和妻子绛娘的故事。当年崔护每天苦读诗书,很是劳累,也是在这样一个桃红柳绿的时节,他去郊外散步,不知不觉走进了一处桃花掩映的乡野农家讨水喝,而正好遇上了妻子绛娘。绛娘清雅脱俗,纯真和灵秀让催护动容。而绛娘也对这位风华正茂、气宇轩昂、又才情逼人的少年郎很是爱恋。只因当时封建制度男女有别都不曾明示,随后崔护回家继续苦读诗书不在提起此事。第二年又是一个春天,崔护看着桃花触景生情,于是再次去寻找绛娘,这次他寻遍茅屋却不见绛娘的影子,以为他们已搬走。就提笔在门上写下了“去年今日此门中,人面桃花相映红。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的千古绝句。当年绛娘看到崔护所留之诗,以为与崔护错失良机,无缘再见,便抑郁而死。后来故事有了戏剧性的结尾,崔护见此情景大哭竟然又将绛娘唤醒,最终结为连理。这一场与桃花有关的姻缘终将画上了圆满的句号。从古至今,赞美桃花的诗句甚多,而像我这样一个只是喜欢诗词,而不会作诗的女子也只能是桃花的赏客了。

  

  细雨无声地下着,园里赏花的游客并不多,显得有些冷清,三三两两,或聚或散,而我因喜雨,所以喜欢在这样诗情画意的细雨中漫步。踏着细细密密的桃花雨,赏其芳,闻其香,味其韵,何不是一种美的享受呢?  

  柔风轻起,细雨纷飞,满园的桃花纷纷扬扬随风飘洒,片片春红飞落,轻拍我的脸颊。飞花渐入迷人眼,落红满地无人怜。这又是怎样的一种凄美呢?这纷纷扬扬的的桃花雨又是在怎样的千年一梦里才可以遇到?我是否就是梦中那一袭白衣的女子?翩然而至,拾落红几片,捧于手心,吻其身,怜其芳,满腹惆怅随这落红飘零呢?笼罩在这样的烟雨中总是让人有些伤感的,此情此景不禁又让我想起了《红楼梦》中黛玉葬花凄凄惨惨戚戚的悲凉之景。“花谢花飞飞满天,红消香断有谁怜?试看春残花渐落,便是红颜老死时。一朝春尽红颜老,花落人亡两不知。”这一曲令人痛心的《葬花吟》又勾起了多少人的辛酸?雨水让落花无奈的叹息,让情感变得疲惫不堪,真可谓是冷雨打花花无语,谁是怜香惜玉客?于是弯腰多捡几片落红于掌心,那花瓣上的雨珠缓缓滚落在我手心,凉凉的。轻闻花瓣,淡淡的、甜甜的花香犹存,浸心入肺。我将她们轻轻包于丝绢揣于怀中,珍藏于记忆,不愿让她们在这红尘中凋零、芳逝而无人怜爱。“胭脂鲜艳何相类,花之颜色人之泪。若将人泪比桃花,泪自长流花自媚。泪眼欢花泪易干,泪干春尽花憔悴。”这又是怎样令人伤感的一幕呢?

  

  轻轻柔柔的桃花雨,痴了赏花人,醉倒雨中人。我只做这红尘之外的一个看客,只愿那一抹嫣红开在红尘中永不凋零……

  

  赏完桃花,暮色已重,我们便沿途而返。同伴折枝而归,我不忍心折枝带花,只带回了那几片于丝绢中包裹的花瓣,欲将其收于标本珍藏,我想将那枝头上所有的嫣红都留在园内,供爱她的赏客欣赏.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