桥过水流深处,屋外有一片枫树林。

战火硝烟弥漫,过了今晚我要远行。

每一棵枫树后都有一个凄美的爱情。

时间渐渐流逝,十年的时间,转瞬即逝。昔日的男孩儿和女孩子都已长大成人。或许时光会改变什么,可心中那一点一滴累积而来的情感却是永远都不会褪色的。他们还不是恋人,但,心里已然默认了。

只是,上帝其实并不像人们想象的那么仁慈。美其名曰的“磨练”,不过是上帝的借口。不过为自己的过失,作辩驳的理由罢了.

你摘下黄色枫叶,证明我在秋天离开.

我答应你会回来,当红色枫叶再开成海.

十年后,因为男孩儿的好奇,女孩子开始了漫长的等待.

她,走进那片枫树林,摘下黄色枫叶,证明男孩儿在秋天离开.

他,在树上刻下誓言,发誓当红色枫叶再开成海的时候,他就会归来.

等了一年,他没回来.

等了两年,等来了一句抱歉,等来一句“我一定会回来“.

等了三年,誓言依旧,可人却不知在何方.

渐渐地,又一个十年在等待中逝去.

我知道你的眼泪,早己流面海,

当鲜血慢慢吞没了期待,

利剑刺入心口,视线逐渐模糊,

为何还能看见你容颜?

男孩儿并没有离开,

他说了谎,欺骗了所有人,也包括他最爱的她.

他默默地守在女孩子的身边.

看着她的哭泣,

看着她的忍耐

也看着她默默地思念自己.

他唯一能做的

只有陪伴

他唯一能付出的

也只有时间

十个年头

她在等待

他,也在等待

当所有的希望都随时间泯灭的时候

他所想的,所念的,都是她

他心中闪现的,也是默默哭泣却有执着等待的她.

你挥动万丝间,我随着你的美沦陷

那片黄色枫叶,飘入硝烟来见我最后一面

他,回到了那片枫树林,那片充满回忆的枫树林

看着枫树上,那曾经,由自己信誓旦旦许下的誓言,他,迷茫了.

抬起手,用自己的痛,刻下另一句誓言

断肠旱

每当梦回深处,醒来时发现眼角正残留着泪水。

无数次迷茫的猜测,自己是否正在无止境地堕落。拥有其实很无奈。

想拥有一种撕裂地痛来掩饰我的慌乱。我的眼睛,沉沉地闭上。冷落充满整个黑暗,想抱个人来哭泣。

尽情的听着忧伤的曲调,拔弄凌乱的心弦,陶醉在黑夜的妩媚里。沉迷于寂寞的风情中,突然不知道如何思索。摆一个适合寂寞的姿势。熟悉一种画面,与痛苦纠缠。

想狠狠地拥抱一个人,紧紧地揉进怀里。只是无声的哭泣,淹没了心底燃烧的切希望。

渐渐冰冷的身躯,犹如曾经美梦瞬间。退却,消失,不再见了。

醉后的舞步,是痛苦的人掩饰自己的一种方式。我在满眼黝黑的暗处,站在颓废的边缘。自心碎落满一地。直到身体倦缩,疼痛蔓蓰了黑夜。午夜沉陷,夜不能寐,夜半思念的颜色染满了无垠的天空。苍穹里,黑暗寂寥。颓废无望的企盼,几句午夜的情话。绞碎了缠绵,撕碎了胸膛。心中涌动着阵痛。心随季节的牵动,凌乱了醉后的舞步。一首哭泣于灵魂深处的歌是黑色。

心沉没在阴霾的夜里。穿过荡漾的岁月,故事依然没有结果。左手握着右手。来回地搓着。迷失了指间的美丽,是寂寞的执着太过于沉重。还是浪人的情感无所寄托,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