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我眼里,江南一直似古代内敛的多情女子,古朴淡雅却又淡淡哀伤。就像雨巷里的丁香姑娘,撑一柄油纸伞,带着太息般的眼光,飘过湿湿的小巷。江南是多情的,于是孕育了同样多情的江南雨。的确,江南雨的缠绵,江南雨的温婉,江南雨的柔情,给人无限的愁思和哀伤。

恰恰相反,北国给我的映像则是端庄大方的,好似驰骋沙场的勇猛的武士,执一柄神龙宝剑,声势浩荡的昂扬前行,呼声惊动了漫漫飞沙。北国是豪迈的,于是孕育了同样豪迈的北国雪。的确,北国雪的端庄,北国雪的大气,北国雪的磅礴,都给人无穷的壮志和奔放。

江南的连绵起伏的山不同于北国辽阔好大的江天,正如江南似水柔情的雨不同于北国气势磅礴的雪,北国的雪下起来浩浩荡荡,江南的雨下起来没完没了。北国的雪一下便满世界的银装素裹,江南的雨衣落便满世界的诗情话意。不管怎么样,江南雨北国雪,都是美的且美不胜收。

然而,我们知道,雪下到好处便是诗意,多一点便像祥林嫂一般的惹人皱眉了。北国雪易怒,经常一下起来就铺天盖地的。于是乎我们看到的是,被雪掩埋的电线杆,冰冻的路,以及因严寒而冻结的思念 。江南雨夜不知怎的,也学着北国,一改往日的温柔,撒起欢来。于是乎,我们看到的是奔腾的洪水,淹没的房屋,以及因漫漫水面而消失的宁静的生活。

的确是这样,我们不能要求生活一帆风顺,就像我们不能要求江南雨一直温婉,北国雪一直豪迈一样。生活总是需要承受的。江南雨也好,北国雪也罢,她们都一直以真实的面孔存在着,存在着。。。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