烈火如歌之雪恋

白紫痕

昆仑之颠,积雪终年。

飞扬的雪在阳光下旋转,细碎而柔软。

白衣随风飘扬,凄美的气韵,恸人的笑颜,让杏花黯然神伤。

雪,他绝尘的惊艳,仙人的洒脱,却为那如歌笑靥而羁留千年。

白衣的身影纤美空灵,恍如隔世的思念。 ——题记

青烟缭绕。

昆仑的山脚,一件简陋的竹屋,不远处的花田中,一位红衣女子扶着一位白衣男人。

男人白衣如雪,淡然的光华如美玉般流淌在他的眉宇,女子如欲火重生的凤凰,眉眼间绝美的气韵逼得人睁不开眼。

“丫头,等我会走路后成亲,好吗?”他仰起温润如玉的脸庞,像孩子般撒娇。

“雪……”女子将被称为雪的男人拥入怀中,眼神有些恍惚。

“死丫头,每次说这个,你都不理人家!”雪嘟起唇,眉间隐约有种无奈。

“雪,你何时能恢复原来的模样啊?”她温柔的从身后抱住他的腰,一缕淡淡的清凉花香沁入她的心脾。

第一次,雪静静地推开了她,“如歌,不可能的。”他转身,难言的哀愁。

“为什么?”如歌仰视着他,目光坚定而透着如斯温柔。

雪避开她的视线,“三年前,‘暗河宫一战,我早已魂飞魄散,现在,我占据的是玉自寒的身体和灵魂,总有一天,我会依照誓约而消失。”他苍白的笑容像暗夜的白茉莉花

“什么誓约?”如歌激动地扳过他的脸。

“三年了,你也该知道了。”雪叹气,目光如月色一般悠长。

“三年前,我强行破冰而出,功力只剩下以往的两成不到,为了保护大家,耗损了大部分,无法凝聚灵魂,如今,我占据了玉自寒的身体,不久之后,当他的灵魂再度苏醒时,我便会消失于天地间。”

“还有呢,我要听重点!”如歌幽怨地看着他。

“我本应在三年前就魂飞魄散,是你的意念让我留了下来,而今,再不会发生。”雪的笑容在嘴角绽放,凄艳而晶莹。

“为什么?”

“因为在我成为仙人时的一个诅咒。”雪苦笑。

“说啊!?”如歌揪紧他的前襟。

“你—永远—不会—爱上—我。”泪自雪的眼角滑落,那种决绝的美丽,简直撕心裂肺。

“那你为什么还要守在我身边?”如歌的声音轻柔地弥漫开来。

“因为,我爱你。”雪温柔的笑容让天地为之倾倒且至死不渝。“我说过的,我会爱你永生永世,守护你的?”他唇边带有一抹宠溺而忧伤的笑容。

“雪……”如歌无语。

他们就这样相对的凝视着,仿若直至生命的终结。

西方的天际,衬着沉沉的浅蓝色暮霭,夏日夕阳似乎总是特别绚丽,浓浓的橙红中嫣染着淡淡的紫色光晕,浮荡在朦胧的层云间,是那般宁静安谧又凄艳苍凉,有一股近乎悲怆的美。

“有办法吗?”如歌轻轻的倚靠在雪的怀中。

“如果有呢?”雪轻笑,白衣散发出晨曦般的光芒。

“我一定赴汤蹈火,在所不辞!”如歌眼神坚定。

“我骗你的,笨丫头,每次都被我骗,真是笨哪!”雪搂住如歌的肩膀,他脸上的笑容灿烂得让人想打一拳。

如歌瞪起美目,微微嗔怒,捶打雪的胸膛。

夜半,白雾缭绕。

如歌一袭红衣,悄悄地离开了竹屋。

她运起真气,飞奔上昆仑之颠。

昆仑之巅。

亘古的冰雪耀眼生光。

月光照在那个冰洞。

说不出的诡异。

刺骨的寒气,千万年的冰雪。

世上没有人可以忍受那样残酷的冰冷

夜空中,冰芒仿佛自遥远的地方而来。

一缕无暇的月光从冰洞的顶部倾泻而出,照在一块纯黑色的玄武岩上。

一双纤细洁白的手覆上了它。

一缕异样的七彩光芒自她的手心旋转而出。

时间和空间在变换,交错。

就像一个悠长悠长的梦……

时间和空间自她身边抽离……

雪地上的少女睁开了她绝美的双眸。

红衣鲜艳。

白衣的男人,焦虑的目光,明亮的朝阳……

“你还是知道了。”雪忧伤地笑,笑容美丽得似乎连冰都可以融化掉。

“是。”如歌垂泪。她不是爱哭的女子,只因为绝望的爱。

“我会阻止你。”雪坚定地看着她。他是世上最固执的人,只要他打定了主意,没有人可以拉回来。

“我一样会去做。”如歌的眼眸幽深,雪看不透。

“我不要你为我牺牲。”雪的微笑已掩埋不住痛苦。

“为了你,值得。”如歌起身,目光深远而宁静,带着淡淡的落寞。

 雪知道,他阻止不了。

(未完 待续)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